Lyricist: 陳修澤   Composer: 陳修澤


他看著清晨的蓝天 他看著看著
小鸟都到哪里去了 他想著想著

小鸟并不在意 蓝天也不在意
太阳并不在意 白云也不在意
城市并不在意 汽车也不在意
时间它只会 恣意的旅行
不在意

他想把错都推给谁 他想著想著
又后悔把错推给谁 他想著想著

是因为这身体 是因为这时间
是因为这温度 是因为这画面
是因为这寂寞 因为想找个人陪
只是这所有 类似的辞汇
辞汇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要我看著你离去
或是该让你就这样终结在我手里
只有我 没有你

有一天脚会觉得累 身体太重了
有天连呼吸都疲倦 他想著想著

太刺眼的光线 太沉重的身体
太厚重的空气 无法呼吸
太缓慢的神经 太小声的声音
却有太多 聒噪的梦境
梦境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让我看著你离去
或是该让你就这样终结在我手里
只有我 没有你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让我看著你离去
或是该让你就这样终结在我手里
只有我 没有你

失眠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修澤   Composer: 陳修澤


他看著清晨的蓝天 他看著看著
小鸟都到哪里去了 他想著想著

小鸟并不在意 蓝天也不在意
太阳并不在意 白云也不在意
城市并不在意 汽车也不在意
时间它只会 恣意的旅行
不在意

他想把错都推给谁 他想著想著
又后悔把错推给谁 他想著想著

是因为这身体 是因为这时间
是因为这温度 是因为这画面
是因为这寂寞 因为想找个人陪
只是这所有 类似的辞汇
辞汇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要我看著你离去
或是该让你就这样终结在我手里
只有我 没有你

有一天脚会觉得累 身体太重了
有天连呼吸都疲倦 他想著想著

太刺眼的光线 太沉重的身体
太厚重的空气 无法呼吸
太缓慢的神经 太小声的声音
却有太多 聒噪的梦境
梦境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让我看著你离去
或是该让你就这样终结在我手里
只有我 没有你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而你如此奇妙的出现在这里
让我看著你离去
或是该让你就这样终结在我手里
只有我 没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