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馬嵩惟   Composer: 大西克己


像砸烂一辆车 摧毁我的躯壳
看这灵魂颜色 就像血流成河
不爽看谁脸色 个个令人作恶
不屑平分秋色 就快点干掉第二

不了的 凭什么预设 有喉咙的 就飙到悦耳
这世界现在换我来宰割 用我的规则

我唱歌 干什么附和 干什么要负责 干什么娱乐
干什么饶赦 干什么要快乐 干什么不可
渴望松绑的 你还在等什么
趁著和我暴走这一刻 满足饥饿

不爽看谁脸色 个个令人作恶
不屑平分秋色 就快点干掉第二

不了的 凭什么预设 有喉咙的 就飙到悦耳
这世界现在换我来宰割 用我的规则

我在这 干什么配合 干什么要自责 干什么认可
干什么干涉 干什么要平和 干什么不喝
道貌岸然的 你到底屌什么
天亮以前拿汗水狂贺 享受罪恶

我唱歌 干什么附和 干什么要负责 干什么娱乐
干什么饶赦 干什么要快乐 干什么不可
渴望松绑的 你还在等什么
趁著和我暴走这一刻 满足饥饿

干什么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馬嵩惟   Composer: 大西克己


像砸烂一辆车 摧毁我的躯壳
看这灵魂颜色 就像血流成河
不爽看谁脸色 个个令人作恶
不屑平分秋色 就快点干掉第二

不了的 凭什么预设 有喉咙的 就飙到悦耳
这世界现在换我来宰割 用我的规则

我唱歌 干什么附和 干什么要负责 干什么娱乐
干什么饶赦 干什么要快乐 干什么不可
渴望松绑的 你还在等什么
趁著和我暴走这一刻 满足饥饿

不爽看谁脸色 个个令人作恶
不屑平分秋色 就快点干掉第二

不了的 凭什么预设 有喉咙的 就飙到悦耳
这世界现在换我来宰割 用我的规则

我在这 干什么配合 干什么要自责 干什么认可
干什么干涉 干什么要平和 干什么不喝
道貌岸然的 你到底屌什么
天亮以前拿汗水狂贺 享受罪恶

我唱歌 干什么附和 干什么要负责 干什么娱乐
干什么饶赦 干什么要快乐 干什么不可
渴望松绑的 你还在等什么
趁著和我暴走这一刻 满足饥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