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修澤   Composer: 修澤


于是 我们又过了一夜
荒唐的歌唱和表演
每个人都知道他终会寂寞
在酒店关门以后

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敬每一个人的欢喜与哀愁
但愿这杯酒的劲道
能撑到明天酒店开门的时候
我们踉跄走出酒店
一群被麻痺了身体的舞者
每个人都知道它必须问什么
每个人也都知道答案会是什么
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让酒精把脑袋切成一片一片
反正答案一点也不重要
问题也就没有人会再提
没人再提

而我在这天的心碎
在明天又会自己复原
如果在出生的时候就喝醉了
或许我会 或许我会 忘掉所有伤悲
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吞下那永远也说不出口的一切
敬那美丽和智慧的心
它知道 何时该碎
何时该碎


于是 我们又过了一夜
于是 我们又过了一夜

酒店关门后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修澤   Composer: 修澤


于是 我们又过了一夜
荒唐的歌唱和表演
每个人都知道他终会寂寞
在酒店关门以后

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敬每一个人的欢喜与哀愁
但愿这杯酒的劲道
能撑到明天酒店开门的时候
我们踉跄走出酒店
一群被麻痺了身体的舞者
每个人都知道它必须问什么
每个人也都知道答案会是什么
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让酒精把脑袋切成一片一片
反正答案一点也不重要
问题也就没有人会再提
没人再提

而我在这天的心碎
在明天又会自己复原
如果在出生的时候就喝醉了
或许我会 或许我会 忘掉所有伤悲
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
吞下那永远也说不出口的一切
敬那美丽和智慧的心
它知道 何时该碎
何时该碎


于是 我们又过了一夜
于是 我们又过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