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魏翔鎰   Composer: OBSESS


脆弱的一面都让我隐藏吧
被黑暗包覆望著顶上的太阳
我想我不是真正痛苦的人
求助的眼光尽是投向远方
你说你厌恶孤单
可你不懂漠视更让人绝望
全身上下布满尖锐的刺
刺进他的大脑 刺进他的心脏

悲伤的人在唱著哀歌 点不著一把火
悲伤的人倒数著时刻 无奈吞一口酒

盛开的花朵 泥土的掌控 腐烂的根
你没有发现病在向上蔓延

这个世界全部被他操作
不允许思考只允许沉默
我试过奋力甩开身上的重量
但伤口不断涌出 丑陋的真相

我恨你 也恨我自己 我们困在一起
你让我 痛苦却清醒 无法把视线抽离

悲伤的人在唱著哀歌
背上的人从容的看著
悲伤的人倒数著时刻
背上的人系紧了绳索

悲伤的人在唱著哀歌 点不著一把火
悲伤的人倒数著时刻 无奈吞一口酒
盛开的花朵 泥土的掌控 腐烂的根 它已经蔓延

悲伤的人在唱着哀歌 (Sorrowful)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魏翔鎰   Composer: OBSESS


脆弱的一面都让我隐藏吧
被黑暗包覆望著顶上的太阳
我想我不是真正痛苦的人
求助的眼光尽是投向远方
你说你厌恶孤单
可你不懂漠视更让人绝望
全身上下布满尖锐的刺
刺进他的大脑 刺进他的心脏

悲伤的人在唱著哀歌 点不著一把火
悲伤的人倒数著时刻 无奈吞一口酒

盛开的花朵 泥土的掌控 腐烂的根
你没有发现病在向上蔓延

这个世界全部被他操作
不允许思考只允许沉默
我试过奋力甩开身上的重量
但伤口不断涌出 丑陋的真相

我恨你 也恨我自己 我们困在一起
你让我 痛苦却清醒 无法把视线抽离

悲伤的人在唱著哀歌
背上的人从容的看著
悲伤的人倒数著时刻
背上的人系紧了绳索

悲伤的人在唱著哀歌 点不著一把火
悲伤的人倒数著时刻 无奈吞一口酒
盛开的花朵 泥土的掌控 腐烂的根 它已经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