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振強   Composer: Richard Yuen

茧中人

愿明白为何绝未多话儿 为何藏著自己收起真挚
从来不亲切如感到费事 从来不主动来沟通半次

但其实涂著傲慢的面儿 内藏无尽热的心思心意
为何总恐怕人嘲笑拒绝 而宁愿孤独游都市

然而实在厌了要每天一个人 很想有人靠紧

谁人能明白我傲慢后是这般有限
谁人能明白我孤单中心感到阳光冷
谁人能明白我用傲慢做了副盔甲掩眼
遮盖低叹 还笑说我很惯

愿明白为何绝未多话儿 为何藏著自己收起真挚
为何总恐怕人嘲笑拒绝 而宁愿孤独游都市

谁人能明白我傲慢后是这般有限
谁人能明白我孤单中心感到阳光冷
谁人能明白我用傲慢做了副盔甲掩眼
遮盖低叹 还笑说我很惯

然而实在厌了要每天一个人 很想有人靠紧

谁人能明白我傲慢后是这般有限
谁人能明白我孤单中心感到阳光冷
谁人能明白我用傲慢做了副盔甲掩眼
遮盖低叹 还笑说我很惯

茧中人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振強   Composer: Richard Yuen

茧中人

愿明白为何绝未多话儿 为何藏著自己收起真挚
从来不亲切如感到费事 从来不主动来沟通半次

但其实涂著傲慢的面儿 内藏无尽热的心思心意
为何总恐怕人嘲笑拒绝 而宁愿孤独游都市

然而实在厌了要每天一个人 很想有人靠紧

谁人能明白我傲慢后是这般有限
谁人能明白我孤单中心感到阳光冷
谁人能明白我用傲慢做了副盔甲掩眼
遮盖低叹 还笑说我很惯

愿明白为何绝未多话儿 为何藏著自己收起真挚
为何总恐怕人嘲笑拒绝 而宁愿孤独游都市

谁人能明白我傲慢后是这般有限
谁人能明白我孤单中心感到阳光冷
谁人能明白我用傲慢做了副盔甲掩眼
遮盖低叹 还笑说我很惯

然而实在厌了要每天一个人 很想有人靠紧

谁人能明白我傲慢后是这般有限
谁人能明白我孤单中心感到阳光冷
谁人能明白我用傲慢做了副盔甲掩眼
遮盖低叹 还笑说我很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