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張震嶽 Ayal Komod   Composer: 張震嶽 Ayal Komod


编曲:张震岳 Ayal Komod

把自己 把自己 推向虚幻边缘
窥探梦 窥探梦 与现实的界线
他们说我醉了 把我
丢在路边 好憔悴 喔

是逃避 是借口 是一种沈淀
天快亮 我的眼睛不停地转旋
你把东西搬走 剩下
空空房间 还在醉 喔

我的灵魂飘荡在 晨间
看著自己的躯体 好累
老实说我喜欢这 感觉
把时间定格在 那一天

你慢慢地收 没说什么
但我想说却 压在心中
算是把情绪 也慢慢收
走到最后 没必要争什么

当关上门 离去 的瞬间 是否挽回
当彼此对未来 无力去改变
我想挣脱 你想自由 对不对
这种默契 有点残酷 对不对
一直告诉自己 别再掉眼泪
你的眼眶红了 我装无所谓
打开窗户 你在楼下 哭著脸
别再回头 快一点走 心都碎

把自己 把自己 推向虚幻边缘
窥探梦 窥探梦 与现实的界线
他们说我醉了 把我
丢在路边 好憔悴 喔

是逃避 是借口 是一种沈淀
天快亮 我的眼睛不停地转旋
你把东西搬走 剩下
空空房间 还在醉 喔

我的灵魂飘荡在 晨间
看著自己的躯体 好累
老实说我喜欢这 感觉
把时间定格在 那一天

你慢慢地收 没说什么
但我想说却 压在心中
算是把情绪 也慢慢收
走到最后 没必要争什么

当关上门 离去 的瞬间 是否挽回
当彼此对未来 无力去改变
我想挣脱 你想自由 对不对
这种默契 有点残酷 对不对
一直告诉自己 别再掉眼泪
你的眼眶红了 我装无所谓
打开窗户 你在楼下 哭著脸
别再回头 快一点走 心都碎

把自己 把自己 推向虚幻边缘
窥探梦 窥探梦 与现实的界线
他们说我醉了 把我
丢在路边 好憔悴 喔

是逃避 是借口 是一种沈淀
天快亮 我的眼睛不停地转旋
你把东西搬走 剩下
空空房间 还在醉 喔

酒鬼 (Lasang Bastard)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張震嶽 Ayal Komod   Composer: 張震嶽 Ayal Komod


编曲:张震岳 Ayal Komod

把自己 把自己 推向虚幻边缘
窥探梦 窥探梦 与现实的界线
他们说我醉了 把我
丢在路边 好憔悴 喔

是逃避 是借口 是一种沈淀
天快亮 我的眼睛不停地转旋
你把东西搬走 剩下
空空房间 还在醉 喔

我的灵魂飘荡在 晨间
看著自己的躯体 好累
老实说我喜欢这 感觉
把时间定格在 那一天

你慢慢地收 没说什么
但我想说却 压在心中
算是把情绪 也慢慢收
走到最后 没必要争什么

当关上门 离去 的瞬间 是否挽回
当彼此对未来 无力去改变
我想挣脱 你想自由 对不对
这种默契 有点残酷 对不对
一直告诉自己 别再掉眼泪
你的眼眶红了 我装无所谓
打开窗户 你在楼下 哭著脸
别再回头 快一点走 心都碎

把自己 把自己 推向虚幻边缘
窥探梦 窥探梦 与现实的界线
他们说我醉了 把我
丢在路边 好憔悴 喔

是逃避 是借口 是一种沈淀
天快亮 我的眼睛不停地转旋
你把东西搬走 剩下
空空房间 还在醉 喔

我的灵魂飘荡在 晨间
看著自己的躯体 好累
老实说我喜欢这 感觉
把时间定格在 那一天

你慢慢地收 没说什么
但我想说却 压在心中
算是把情绪 也慢慢收
走到最后 没必要争什么

当关上门 离去 的瞬间 是否挽回
当彼此对未来 无力去改变
我想挣脱 你想自由 对不对
这种默契 有点残酷 对不对
一直告诉自己 别再掉眼泪
你的眼眶红了 我装无所谓
打开窗户 你在楼下 哭著脸
别再回头 快一点走 心都碎

把自己 把自己 推向虚幻边缘
窥探梦 窥探梦 与现实的界线
他们说我醉了 把我
丢在路边 好憔悴 喔

是逃避 是借口 是一种沈淀
天快亮 我的眼睛不停地转旋
你把东西搬走 剩下
空空房间 还在醉 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