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陳光榮


荡了这么久 继续在浮游
即将打烊 还没有走
谁若好心帮帮我
拖一拖我的手
就算这一生 一天一个女友
心中始终 留下缺口
人望我 我或算风流
老实说 每个也 无以后

已经不能重新 喜欢一个人
像已穷尽信心 无力再生
只想一起不会伤心
无聊时或许 好想恋爱
就像为寂寞 消灾解困
伴侣再亲近 没法变恋人
终生夜夜扮著热情地拥吻

共你的分手 已是六年前
伤口新鲜 犹像昨天
怀内真空怎么算
找一堆救生圈
没细心精挑选 得到安慰再算
虽则仿佛 随便了点
其实我 却是最可怜
女伴转了再转 无间断

已经不能重新 喜欢一个人
像已穷尽信心 无力再生
只想一起不会伤心
无聊时或许 好想恋爱
就像为寂寞 消灾解困
伴侣再亲近 没法变恋人
终生夜夜扮著热情地拥吻

情感不固定才这样风流
情愿深得你心 别再折堕
如野生
也许不能容忍
天天一个人 独对长夜软枕
无力抗争 焦点消失怎去专心
旁人们或者 比不起你
却晚晚为我 消灾解困
没有你之后 就靠这些人
体温 夜夜扮著暂时被吸引

风流 (Feng Liu)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陳光榮


荡了这么久 继续在浮游
即将打烊 还没有走
谁若好心帮帮我
拖一拖我的手
就算这一生 一天一个女友
心中始终 留下缺口
人望我 我或算风流
老实说 每个也 无以后

已经不能重新 喜欢一个人
像已穷尽信心 无力再生
只想一起不会伤心
无聊时或许 好想恋爱
就像为寂寞 消灾解困
伴侣再亲近 没法变恋人
终生夜夜扮著热情地拥吻

共你的分手 已是六年前
伤口新鲜 犹像昨天
怀内真空怎么算
找一堆救生圈
没细心精挑选 得到安慰再算
虽则仿佛 随便了点
其实我 却是最可怜
女伴转了再转 无间断

已经不能重新 喜欢一个人
像已穷尽信心 无力再生
只想一起不会伤心
无聊时或许 好想恋爱
就像为寂寞 消灾解困
伴侣再亲近 没法变恋人
终生夜夜扮著热情地拥吻

情感不固定才这样风流
情愿深得你心 别再折堕
如野生
也许不能容忍
天天一个人 独对长夜软枕
无力抗争 焦点消失怎去专心
旁人们或者 比不起你
却晚晚为我 消灾解困
没有你之后 就靠这些人
体温 夜夜扮著暂时被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