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奕碩   Composer: 林奕碩


编曲:百合花 / 郑各均

一枝草仔佮一点露
沉重的跤步
跋一倒 食著一堆土
衫仔裤拢乌乌
我哪会遮粗鲁
哪会遮粗鲁

阮腹肚内是你的囝
你毋知影
只好我家己来担
阮腹肚内的囡仔 是你的囝

(古早人咧讲:一枝草一点露)
(彼人生出来就一定是有路用的)
(若按呢,是按怎咱定定会感觉家己一点仔存在的意义也无咧? )
(伫这咧世间上有诚济人为著这款的代志来受苦啊)
(这就是佛陀咧讲的:因果)

半暝仔赖赖趖
心内真艰苦
烧酒醉吐甲规条路
衫仔裤臭毛毛
我哪会遮粗鲁
哪会遮粗鲁

阮腹肚内是你的囝
你毋知影
只好我家己来担
阮腹肚内的囡仔
是你的囝

一枝草 (A Blade Of Grass)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奕碩   Composer: 林奕碩


编曲:百合花 / 郑各均

一枝草仔佮一点露
沉重的跤步
跋一倒 食著一堆土
衫仔裤拢乌乌
我哪会遮粗鲁
哪会遮粗鲁

阮腹肚内是你的囝
你毋知影
只好我家己来担
阮腹肚内的囡仔 是你的囝

(古早人咧讲:一枝草一点露)
(彼人生出来就一定是有路用的)
(若按呢,是按怎咱定定会感觉家己一点仔存在的意义也无咧? )
(伫这咧世间上有诚济人为著这款的代志来受苦啊)
(这就是佛陀咧讲的:因果)

半暝仔赖赖趖
心内真艰苦
烧酒醉吐甲规条路
衫仔裤臭毛毛
我哪会遮粗鲁
哪会遮粗鲁

阮腹肚内是你的囝
你毋知影
只好我家己来担
阮腹肚内的囡仔
是你的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