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杜振熙/方大同   Composer: 杜振熙/方大同

写一首歌 我应该从哪里开始
灵感会先演化成文字或拍子
绞尽脑汁 从来不是苦差事
当我看似呆滞 脑子里在组歌词
对 我用组合的组 运用文字像积木 架骨骼的骨
早就学会 韵最小的单位
想法酝酿成熟 下笔才写得干脆
为了看得透彻所以保持冷漠
为了沈迷思考所以导致懒惰
对了 诗人不能失去了忧愁
停不下的笔 不能失去我右手
也为了 拿到故事 所以继续夜聊
关于这个习惯 目前不能戒掉
饿到胃痛 吞了颗胃药
当你刚结束作梦 我还没睡觉

写一首歌 纸上会有你的世界
节奏融合 音乐就能说出一切
别一来就什么事都要对我说
除非你想我为你写一首歌

How to make my beats 这里不是要教你
如果电脑当机绝对不是好消息
我不会乐器 也别跟我讲乐理
活在后现代 我用拼贴make this beat
音乐的普普艺术 不普通
你记住 关键是sense不是技术
你进出这节拍之间 就会知道 I got sense
'It's real Hip Hop' 让这一切都make sense
像在玩乐高 当我堆叠鼓和sample
从小就玩这招 当然可以handle
拍子边走边加点合成器 和诚意 把一切重新再整理
怎么做才可以 说法有点多
其实怎么做都合理 如果问我说
我怎么做呢 让我想起李双泽唱的
'我用你的破鼓 但不唱你的歌'

写一首歌 纸上会有你的世界
节奏融合 音乐就能说出一切
别一来就什么事都要对我说
除非你想我为你写一首歌

有时是一些文字等待一首beat
有时是一首好beat等待一个flow
有时候一句话就写成一场戏
有时没有戏唱 那只好等待一个梦
如果天时又地利 出现了灯泡正是思考的意义
笔抓了就要记 不管百乐或玉兔
反复修改直到成为完美的叙述 一人的剧组
一千烛光的灵感照亮我的思路
影子印在rhymebook 我顺著轮廓画出
描绘著自己 从模糊到清楚
纸上凌乱的字体都将成为杰作
我的写作 从来不是在搅和
品管没过的文字 作废丢角落
又叫做SL的我的创作就是代表我
所以蛋堡作的都是代表作

写一首歌 纸上会有你的世界
节奏融合 音乐就能说出一切
别一来就什么事都要对我说
除非你想我为你写一首歌
杜振熙/方大同

写一首歌 (Drop the Hit)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杜振熙/方大同   Composer: 杜振熙/方大同

写一首歌 我应该从哪里开始
灵感会先演化成文字或拍子
绞尽脑汁 从来不是苦差事
当我看似呆滞 脑子里在组歌词
对 我用组合的组 运用文字像积木 架骨骼的骨
早就学会 韵最小的单位
想法酝酿成熟 下笔才写得干脆
为了看得透彻所以保持冷漠
为了沈迷思考所以导致懒惰
对了 诗人不能失去了忧愁
停不下的笔 不能失去我右手
也为了 拿到故事 所以继续夜聊
关于这个习惯 目前不能戒掉
饿到胃痛 吞了颗胃药
当你刚结束作梦 我还没睡觉

写一首歌 纸上会有你的世界
节奏融合 音乐就能说出一切
别一来就什么事都要对我说
除非你想我为你写一首歌

How to make my beats 这里不是要教你
如果电脑当机绝对不是好消息
我不会乐器 也别跟我讲乐理
活在后现代 我用拼贴make this beat
音乐的普普艺术 不普通
你记住 关键是sense不是技术
你进出这节拍之间 就会知道 I got sense
'It's real Hip Hop' 让这一切都make sense
像在玩乐高 当我堆叠鼓和sample
从小就玩这招 当然可以handle
拍子边走边加点合成器 和诚意 把一切重新再整理
怎么做才可以 说法有点多
其实怎么做都合理 如果问我说
我怎么做呢 让我想起李双泽唱的
'我用你的破鼓 但不唱你的歌'

写一首歌 纸上会有你的世界
节奏融合 音乐就能说出一切
别一来就什么事都要对我说
除非你想我为你写一首歌

有时是一些文字等待一首beat
有时是一首好beat等待一个flow
有时候一句话就写成一场戏
有时没有戏唱 那只好等待一个梦
如果天时又地利 出现了灯泡正是思考的意义
笔抓了就要记 不管百乐或玉兔
反复修改直到成为完美的叙述 一人的剧组
一千烛光的灵感照亮我的思路
影子印在rhymebook 我顺著轮廓画出
描绘著自己 从模糊到清楚
纸上凌乱的字体都将成为杰作
我的写作 从来不是在搅和
品管没过的文字 作废丢角落
又叫做SL的我的创作就是代表我
所以蛋堡作的都是代表作

写一首歌 纸上会有你的世界
节奏融合 音乐就能说出一切
别一来就什么事都要对我说
除非你想我为你写一首歌
杜振熙/方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