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艾怡良   Composer: 艾怡良


今年二月我们聊着天
说彼此都有一点倦
说从前无论谁板着脸
却曾是相看两不厌

快忘了经过多少时间
我们都好像长大一点
你和她展开一段冒险
就像是我们俩从前

但曾经和你走了好些年
总归了无悬念
总归事过境迁
当初的决裂 沉默 眼泪
也对自己说不怨就不怨

若真要细数走过那些年
总归还是眷恋
无法事过境迁
从前的掏心 胡闹 拥抱 还是那么甜
但怀念也只是怀念

无意间和朋友聊着天
说以后怎能安稳入眠
说当初若能承受一点
可能就一直到永远

只是没人能担保永远
多数人担着一点后悔
含着泪抹去多少界限
才换来相看两不厌

但曾经和你走过好些年
总归了无悬念
总归事过境迁
当初的决裂 沉默 眼泪
也对自己说不怨就不怨

若真要细数走过那些年
总归还是眷恋
无法事过境迁
从前的掏心 胡闹 拥抱 还是那么甜
但怀念也只是怀念

那天说二月过后就别
再伤感的脸
叫我怎么视而不见
分开时你没说抱歉
只说你怀念 当初的相看两不厌

相看两不厌 (When We Were Together)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艾怡良   Composer: 艾怡良


今年二月我们聊着天
说彼此都有一点倦
说从前无论谁板着脸
却曾是相看两不厌

快忘了经过多少时间
我们都好像长大一点
你和她展开一段冒险
就像是我们俩从前

但曾经和你走了好些年
总归了无悬念
总归事过境迁
当初的决裂 沉默 眼泪
也对自己说不怨就不怨

若真要细数走过那些年
总归还是眷恋
无法事过境迁
从前的掏心 胡闹 拥抱 还是那么甜
但怀念也只是怀念

无意间和朋友聊着天
说以后怎能安稳入眠
说当初若能承受一点
可能就一直到永远

只是没人能担保永远
多数人担着一点后悔
含着泪抹去多少界限
才换来相看两不厌

但曾经和你走过好些年
总归了无悬念
总归事过境迁
当初的决裂 沉默 眼泪
也对自己说不怨就不怨

若真要细数走过那些年
总归还是眷恋
无法事过境迁
从前的掏心 胡闹 拥抱 还是那么甜
但怀念也只是怀念

那天说二月过后就别
再伤感的脸
叫我怎么视而不见
分开时你没说抱歉
只说你怀念 当初的相看两不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