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周國賢


编曲:周国贤

我 所有耐性用完 魂魄像驮盘 冒著大汗 再次抱怨可否快点
妳 任我沿途在怨 犹如从未听见 继续黑起脸 喷著第四口烟

未看到如何前去 但已知无从回去
这种错恋多爱一天 再一天 我今天 竟仍然留在里面

我 原来无路可退 停留在重灾区 著了灯 仍呆坐这里
这关系像架车困扰挤塞的市区
无言同路的一对 看著残酷的世界 还能做做爱侣 还是要忍下去

我 跟妳在等弯转 何以未转灯 烈日下令冷气太暖想开猛点
我 又再泊前十吋 难挨程度不变 翳闷车厢里各自坐上针毽

未看到如何前去 但已知无从回去
这种错恋多爱一天 再一天 我今天 竟仍然留在里面

我 原来无路可退 停留在重灾区 著了灯 仍呆坐这里
这关系像架车困扰挤塞的市区
无言同路的一对 看著残酷的世界 还能做做爱侣 还是要忍下去

离合器令我很累 逐吋的逐吋的蚁行下去
被困这里 没法收队

爱 原来无路可退 停留在重灾区 著了灯 仍呆坐这里
这关系像架车困扰挤塞的市区
无言同路的一对 看著残酷的世界 还能做做爱侣 还是要忍下去

塞車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周國賢


编曲:周国贤

我 所有耐性用完 魂魄像驮盘 冒著大汗 再次抱怨可否快点
妳 任我沿途在怨 犹如从未听见 继续黑起脸 喷著第四口烟

未看到如何前去 但已知无从回去
这种错恋多爱一天 再一天 我今天 竟仍然留在里面

我 原来无路可退 停留在重灾区 著了灯 仍呆坐这里
这关系像架车困扰挤塞的市区
无言同路的一对 看著残酷的世界 还能做做爱侣 还是要忍下去

我 跟妳在等弯转 何以未转灯 烈日下令冷气太暖想开猛点
我 又再泊前十吋 难挨程度不变 翳闷车厢里各自坐上针毽

未看到如何前去 但已知无从回去
这种错恋多爱一天 再一天 我今天 竟仍然留在里面

我 原来无路可退 停留在重灾区 著了灯 仍呆坐这里
这关系像架车困扰挤塞的市区
无言同路的一对 看著残酷的世界 还能做做爱侣 还是要忍下去

离合器令我很累 逐吋的逐吋的蚁行下去
被困这里 没法收队

爱 原来无路可退 停留在重灾区 著了灯 仍呆坐这里
这关系像架车困扰挤塞的市区
无言同路的一对 看著残酷的世界 还能做做爱侣 还是要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