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Jony J / Cola   Composer: Jony J / Peach-K


我的快乐很便宜
我的快乐很便宜
我的快乐很便宜
我的快乐很便宜

你看到很多Benz法拉利
流氓穿著西装妞都包个大花臂
活在这钢筋水泥也不感觉太压抑
反正在晚上三教九流看不出差异

全都在party
富公子哥们泡妞烧著红酒钱
吃大餐妞要拍张照片发在朋友圈
都觉得老外超级酷在夜店黄皮肤就土
爱烙英文的土生土长土狗自卑又自负

都想跟上流社会靠近 浮夸的要命
三分人七分金落单的是没钱的报应
夜店里玩的烂Par 我真的算是稀客
跟三五好友楼顶吹风不去1912

看这城市光怪陆离
我穿著hoodie
我沉默寡言看世界被他们觉得孤僻
说做音乐没出息
留根中指让你面子胖
直到我微微笑著在你家的电视上

再跟你打个招呼
走红了也没包袱
不吃loser玩的套路我们不在同个高度
一边守住我的hood 一边扩大版图
当你在学著贪得无厌时我在学著满足

想蓄点力就必须往下沉
有实力不怕坏消息跟麻烦找上门
不需要跟你炫耀 反正你都会见到
时间总会跟你证明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的快乐很便宜但钱买不到
只想逍遥阔步其它烦不了
你的面子跟虚伪都会打水漂
我是你不可能会收买到的那一种

我的快乐很便宜但钱买不到
只想逍遥阔步其它烦不了
你的面子跟虚伪都会打水漂
我是你不可能会收买到的那一种

戴个爵士帽在街上走 一边走还要遛条狗
对面的女孩挥挥手 她想要和我说hello
打完招呼吃个早饭 生物钟不被扰乱
荷包蛋是我早餐 点杯美式在那搅拌
我如愿以偿 没有什么事好烦
生活还欠我快乐 它什么时候还
我有我选择的权利 你管我跟谁联系
更不爱去占便宜 恩爱的如此甜蜜
自在的像个逍遥客 de de de
是你们家的小可乐 de de de
我有我生活的方式 不用豪华替我装饰
在家无聊看个央视 不爽就飙些脏字
自在的像个逍遥客 de de de
是你们家的小可乐 de de de
别用钱来衡量艺术 就像快乐买不到
我会真的付出行动 不靠 那那几颗药
我的钱 我的票 都要用在对的地方
愿上天 你听到 把我丢进三维立方
有人哭 也有人闹 有人躲在背后笑
有人都不知道是谁还要加个微信号
第一句话就问你是谁 我是你亲爹
用歌把酒言欢奉陪 幽默的拼接 ay

我的快樂很便宜 (feat. Cola)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Jony J / Cola   Composer: Jony J / Peach-K


我的快乐很便宜
我的快乐很便宜
我的快乐很便宜
我的快乐很便宜

你看到很多Benz法拉利
流氓穿著西装妞都包个大花臂
活在这钢筋水泥也不感觉太压抑
反正在晚上三教九流看不出差异

全都在party
富公子哥们泡妞烧著红酒钱
吃大餐妞要拍张照片发在朋友圈
都觉得老外超级酷在夜店黄皮肤就土
爱烙英文的土生土长土狗自卑又自负

都想跟上流社会靠近 浮夸的要命
三分人七分金落单的是没钱的报应
夜店里玩的烂Par 我真的算是稀客
跟三五好友楼顶吹风不去1912

看这城市光怪陆离
我穿著hoodie
我沉默寡言看世界被他们觉得孤僻
说做音乐没出息
留根中指让你面子胖
直到我微微笑著在你家的电视上

再跟你打个招呼
走红了也没包袱
不吃loser玩的套路我们不在同个高度
一边守住我的hood 一边扩大版图
当你在学著贪得无厌时我在学著满足

想蓄点力就必须往下沉
有实力不怕坏消息跟麻烦找上门
不需要跟你炫耀 反正你都会见到
时间总会跟你证明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的快乐很便宜但钱买不到
只想逍遥阔步其它烦不了
你的面子跟虚伪都会打水漂
我是你不可能会收买到的那一种

我的快乐很便宜但钱买不到
只想逍遥阔步其它烦不了
你的面子跟虚伪都会打水漂
我是你不可能会收买到的那一种

戴个爵士帽在街上走 一边走还要遛条狗
对面的女孩挥挥手 她想要和我说hello
打完招呼吃个早饭 生物钟不被扰乱
荷包蛋是我早餐 点杯美式在那搅拌
我如愿以偿 没有什么事好烦
生活还欠我快乐 它什么时候还
我有我选择的权利 你管我跟谁联系
更不爱去占便宜 恩爱的如此甜蜜
自在的像个逍遥客 de de de
是你们家的小可乐 de de de
我有我生活的方式 不用豪华替我装饰
在家无聊看个央视 不爽就飙些脏字
自在的像个逍遥客 de de de
是你们家的小可乐 de de de
别用钱来衡量艺术 就像快乐买不到
我会真的付出行动 不靠 那那几颗药
我的钱 我的票 都要用在对的地方
愿上天 你听到 把我丢进三维立方
有人哭 也有人闹 有人躲在背后笑
有人都不知道是谁还要加个微信号
第一句话就问你是谁 我是你亲爹
用歌把酒言欢奉陪 幽默的拼接 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