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小李   Composer: 小李

我叫纠结伦啊~
职业是神棍……
乌拉拉~(悲剧是我唱有调的歌,我整个人都悲剧了)
我叫纠结伦长的很像'半兽人'
猥琐举世无双窝内的'流浪诗人'
流是流氓的流浪是浪荡的浪
见到我你的脸怎么揉都还是发涨
当我听著伴奏回响我正在想
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是怎样(斯巴达!)
还是鼻孔都能塞下西瓜眼睛喷到墙上(嘿嘿LET'S GO)
我是来自三区六组乡下普服“龙战骑士”
左手风剑右手门板坐骑出自卡拉赞(卡拉赞?!!)
第三格我不能射箭 只能拿书多可怜
拉怪那本是“半岛铁盒”让我血不减
奶爸天赋 换成“本草纲目”
圣光闪现估计会多加了 四十五
惩戒算了吧我是不敢打架的“懦夫”
不如回铁乖乖的数老鼠(数“蜗牛”不行哦?)
我叫纠结伦总是试著“扮瘦人”
猥琐举世无双窝内的'流浪诗人'
流是流氓的流浪是浪荡的浪
或许也是百度贴吧万恶的揉脸党
身为一个骑士的老玩家
包里自然会放满各种'黄金甲'
屈指算算现在我有十来个马甲
国服这个没有北极真是够傻
其实我这号人你可能从来没听说
虽然我在窝内也算混了半年多
家境一般年纪不大依然单身的我
曾经无神论者现在却信春哥
其实我是一个很有素质的rapper
什么FXXKING sh!t sliils 这些脏话从来不说
哎哟 不对哦
第三个好像是个怪蜀黍哟(THAT'S ALL RIGHT)
听说在我们窝里要做明星SINGER
也很简单只要去和喇叭潜规则
我这一比一比一更健康得身材还是算了
不如悠闲砍砍大树切切权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开始群嘲
可能防骑总是喜欢拉一起A掉
管你是人是鬼是男是女受不受的鸟
既然你已听到这里还是乖乖听完最好
我叫纠结伦啊~
职业是神棍……(周你妹!)
乌拉拉~
(说了别唱了难听死了)
我叫纠结伦啊~
职业是神棍……(天哪我的神啊)
乌拉拉~
其实这首歌也到两分十来秒
他就如同我的人生一样纯属恶搞
现在真是不好生存金融风暴 真不好
所以对不起啦我现在要插播广告
(强力的防骑 现在带监狱)
(经验丰厚安全放心而且只要两百金)
(欢迎大老板来包团冲向七十只要一千七)
(而且不光术士拉人还有法师送你回去)
我这还有一种神奇的东西
两千金他马上就属于你
(卖点卡也别唱啊!退散)
你要是全身装备出自太阳井
那么我 先卡也不是不可以
(别唱啦~)

我叫纠结伦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小李   Composer: 小李

我叫纠结伦啊~
职业是神棍……
乌拉拉~(悲剧是我唱有调的歌,我整个人都悲剧了)
我叫纠结伦长的很像'半兽人'
猥琐举世无双窝内的'流浪诗人'
流是流氓的流浪是浪荡的浪
见到我你的脸怎么揉都还是发涨
当我听著伴奏回响我正在想
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是怎样(斯巴达!)
还是鼻孔都能塞下西瓜眼睛喷到墙上(嘿嘿LET'S GO)
我是来自三区六组乡下普服“龙战骑士”
左手风剑右手门板坐骑出自卡拉赞(卡拉赞?!!)
第三格我不能射箭 只能拿书多可怜
拉怪那本是“半岛铁盒”让我血不减
奶爸天赋 换成“本草纲目”
圣光闪现估计会多加了 四十五
惩戒算了吧我是不敢打架的“懦夫”
不如回铁乖乖的数老鼠(数“蜗牛”不行哦?)
我叫纠结伦总是试著“扮瘦人”
猥琐举世无双窝内的'流浪诗人'
流是流氓的流浪是浪荡的浪
或许也是百度贴吧万恶的揉脸党
身为一个骑士的老玩家
包里自然会放满各种'黄金甲'
屈指算算现在我有十来个马甲
国服这个没有北极真是够傻
其实我这号人你可能从来没听说
虽然我在窝内也算混了半年多
家境一般年纪不大依然单身的我
曾经无神论者现在却信春哥
其实我是一个很有素质的rapper
什么FXXKING sh!t sliils 这些脏话从来不说
哎哟 不对哦
第三个好像是个怪蜀黍哟(THAT'S ALL RIGHT)
听说在我们窝里要做明星SINGER
也很简单只要去和喇叭潜规则
我这一比一比一更健康得身材还是算了
不如悠闲砍砍大树切切权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开始群嘲
可能防骑总是喜欢拉一起A掉
管你是人是鬼是男是女受不受的鸟
既然你已听到这里还是乖乖听完最好
我叫纠结伦啊~
职业是神棍……(周你妹!)
乌拉拉~
(说了别唱了难听死了)
我叫纠结伦啊~
职业是神棍……(天哪我的神啊)
乌拉拉~
其实这首歌也到两分十来秒
他就如同我的人生一样纯属恶搞
现在真是不好生存金融风暴 真不好
所以对不起啦我现在要插播广告
(强力的防骑 现在带监狱)
(经验丰厚安全放心而且只要两百金)
(欢迎大老板来包团冲向七十只要一千七)
(而且不光术士拉人还有法师送你回去)
我这还有一种神奇的东西
两千金他马上就属于你
(卖点卡也别唱啊!退散)
你要是全身装备出自太阳井
那么我 先卡也不是不可以
(别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