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杜振熙   Composer: 杜振熙

星期六一早我希望世界毁灭
这假日我不要了 反正我也将毁灭
那突然袭来如同海啸的毁灭感
也如同海水又咸又苦不会变淡
每天起床 我都试过几种方式
为了发泄 用力骂过几种脏字
但那感觉不会被杀死
那是黑暗原力 而我的武器只有地上的汤匙
别想找出答案 因为那没有原因
到最后只好告诉自己因为那是命
博爱座上的空洞眼神都比我年轻
到最后 这人群我还是不适应
期待著末日 我和自己的共识
或许到过世都不能拔除胸口的讽刺
用无力的手指 后制模糊的口齿
毁灭后的创造 我要创造毁灭

在黑暗中我继续坠落
在艳阳下我继续坠落
在寂静里我继续坠落
在谈笑间我继续坠落

力气集中双手打开掉页的笔记本
发动笔尖奔驰 不记爱只记恨
记下这气氛 记下划破我的利刃
记下嘶吼拉扯 记下杜振熙一生
记载著 生命没有什么让你真正快乐
没有任何一种食物 没有任何一首歌
身为城市里 一朵鲜艳的垃圾
眼神散发恶臭 就连笑都是丑的
昏迷的方法 吸食 吞服 就试吧
清醒著焦虑也是慢性的自杀
四点四十四 像闹铃不断地提醒
长年的观察 让我能判定那是它
那个时间 是它递的名片
滴答地将你推向生命的期限
所有你的决定只能是最后一遍
做什么都疯狂像是没有明天

在黑暗中我继续坠落
在艳阳下我继续坠落
在寂静里我继续坠落
在谈笑间我继续坠落
在黑暗中我继续坠落
在艳阳下我继续坠落
在寂静里我继续坠落
在谈笑间我继续坠落

它说它不消失 它从不
它有它的周期 它重复
它有时拉著我 有时我拖著它
当它出现 日记上又多了一个叉
耗尽了才华 也不足以详述
没法抵挡它 日夜侵蚀的强度
没有去处 只想抱著一起走入历史
那里虚无飘渺那是我永远的地址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坠落 (The Fall)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杜振熙   Composer: 杜振熙

星期六一早我希望世界毁灭
这假日我不要了 反正我也将毁灭
那突然袭来如同海啸的毁灭感
也如同海水又咸又苦不会变淡
每天起床 我都试过几种方式
为了发泄 用力骂过几种脏字
但那感觉不会被杀死
那是黑暗原力 而我的武器只有地上的汤匙
别想找出答案 因为那没有原因
到最后只好告诉自己因为那是命
博爱座上的空洞眼神都比我年轻
到最后 这人群我还是不适应
期待著末日 我和自己的共识
或许到过世都不能拔除胸口的讽刺
用无力的手指 后制模糊的口齿
毁灭后的创造 我要创造毁灭

在黑暗中我继续坠落
在艳阳下我继续坠落
在寂静里我继续坠落
在谈笑间我继续坠落

力气集中双手打开掉页的笔记本
发动笔尖奔驰 不记爱只记恨
记下这气氛 记下划破我的利刃
记下嘶吼拉扯 记下杜振熙一生
记载著 生命没有什么让你真正快乐
没有任何一种食物 没有任何一首歌
身为城市里 一朵鲜艳的垃圾
眼神散发恶臭 就连笑都是丑的
昏迷的方法 吸食 吞服 就试吧
清醒著焦虑也是慢性的自杀
四点四十四 像闹铃不断地提醒
长年的观察 让我能判定那是它
那个时间 是它递的名片
滴答地将你推向生命的期限
所有你的决定只能是最后一遍
做什么都疯狂像是没有明天

在黑暗中我继续坠落
在艳阳下我继续坠落
在寂静里我继续坠落
在谈笑间我继续坠落
在黑暗中我继续坠落
在艳阳下我继续坠落
在寂静里我继续坠落
在谈笑间我继续坠落

它说它不消失 它从不
它有它的周期 它重复
它有时拉著我 有时我拖著它
当它出现 日记上又多了一个叉
耗尽了才华 也不足以详述
没法抵挡它 日夜侵蚀的强度
没有去处 只想抱著一起走入历史
那里虚无飘渺那是我永远的地址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
撑过今天明天又是 Gloomy Sun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