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Christopher Chak

已经终于觉得 背后从来没有你
也都开始了解 失恋从来未影响好天气
已这么通透 余情不会负累到你 应赞我了不起

已经听饱励志歌所唱的 别放弃
也都思考哲理书所说的 没可喜不算悲
离麻木只差一霎眼 或者所以 才愿承认记得起你

你快问我 我近来可好
我好得狠到转换名字去改命途
磨练到 无悔付出得恶报
换取你敬意的一抱

谁还要紧张 想开心的我笑得多顽强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维持开朗 背对著永不哭诉的苍凉
一笔撇去 烂透了的账
我自问 好得很 舍得将一切看得很平常
雨黑风高 点一盏孤灯也可当月亮
不歇不休 对杀人情绪开仗
似信徒顽抗悲观的思想
强硬去活得开心变成毕生信仰

已想清楚 某些恋爱其实是嗜好
也看得出 太多伤感完全是惯性地制造
冷暖自知 心中有数
夜深一个 陪伴怀内知识自豪

你快问我 我近来可好
我好得狠到转换名字去改命途
得体到 无悔付出得恶报
值得你再次跟我要好

谁还要紧张 想开心的我笑得多顽强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维持开朗 背对著永不哭诉的苍凉
一笔撇去 烂透了的账
我自问 好得很 舍得将一切看得很平常
雨黑风高 点一盏孤灯也可当月亮
不歇不休 对杀人情绪开仗
似信徒顽抗悲观的思想
强大到再可一起也是不痛不痒

劳烦你抽空鉴赏 想开心的我 笑得多顽强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维持开朗 哪怕没有了一切 有修养
一笔撇去 烂透了的账
我自问 好得很 不稀罕得到 也伤无可伤
多么珍惜 太重了 也可抛低半路上
剩低双手 对杀人情绪开仗
似信徒顽抗悲观的思想
强硬去活到开心变成毕生信仰

无奈是今天的我 即使再好 都只好要被你生疏的敬仰

好得很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Christopher Chak

已经终于觉得 背后从来没有你
也都开始了解 失恋从来未影响好天气
已这么通透 余情不会负累到你 应赞我了不起

已经听饱励志歌所唱的 别放弃
也都思考哲理书所说的 没可喜不算悲
离麻木只差一霎眼 或者所以 才愿承认记得起你

你快问我 我近来可好
我好得狠到转换名字去改命途
磨练到 无悔付出得恶报
换取你敬意的一抱

谁还要紧张 想开心的我笑得多顽强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维持开朗 背对著永不哭诉的苍凉
一笔撇去 烂透了的账
我自问 好得很 舍得将一切看得很平常
雨黑风高 点一盏孤灯也可当月亮
不歇不休 对杀人情绪开仗
似信徒顽抗悲观的思想
强硬去活得开心变成毕生信仰

已想清楚 某些恋爱其实是嗜好
也看得出 太多伤感完全是惯性地制造
冷暖自知 心中有数
夜深一个 陪伴怀内知识自豪

你快问我 我近来可好
我好得狠到转换名字去改命途
得体到 无悔付出得恶报
值得你再次跟我要好

谁还要紧张 想开心的我笑得多顽强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维持开朗 背对著永不哭诉的苍凉
一笔撇去 烂透了的账
我自问 好得很 舍得将一切看得很平常
雨黑风高 点一盏孤灯也可当月亮
不歇不休 对杀人情绪开仗
似信徒顽抗悲观的思想
强大到再可一起也是不痛不痒

劳烦你抽空鉴赏 想开心的我 笑得多顽强
如常恋爱 将一位位都爱得更大量
维持开朗 哪怕没有了一切 有修养
一笔撇去 烂透了的账
我自问 好得很 不稀罕得到 也伤无可伤
多么珍惜 太重了 也可抛低半路上
剩低双手 对杀人情绪开仗
似信徒顽抗悲观的思想
强硬去活到开心变成毕生信仰

无奈是今天的我 即使再好 都只好要被你生疏的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