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鄔裕康   Composer: Bruce & Abbie


我特别剃了胡渣
用外表掩饰内在
妳却用一眼就拆穿
小小声的哭了起来
我怪我不应该来
面对我们的难堪
这杯热咖啡 喝也喝不完
怎么爱还在

哭 妳开什么玩笑
不要逼我再说一遍妳好我就好
妳的眼泪像把枪
正摧毁我坚强的防护墙
分都分了 妳想怎样

人的心都是肉做的
再硬都是假的
妳是最懂我的人
骗不了的 是吗
我怪我不应该来
面对我们的难堪
这杯热咖啡 喝也喝不完
怎么爱还在

哭 妳开什么玩笑
不要逼我再说一遍妳好我就好
妳的眼泪像把枪
正摧毁我坚强的防护墙
分都分了 妳想怎样

那奄奄一息的火种
谁让它又燎原失控
那不被祝福的好梦
谁让它死又复活
我学会一个人行尸走肉
可惜学不会
这样面对著妳一掉头就走
哭 妳开什么玩笑

多么讽刺的这一句妳好我就好
我能对全世界坏
却不可能给最爱伤害
都该放了 这些纠缠
他来了 请妳离开

你好我就好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鄔裕康   Composer: Bruce & Abbie


我特别剃了胡渣
用外表掩饰内在
妳却用一眼就拆穿
小小声的哭了起来
我怪我不应该来
面对我们的难堪
这杯热咖啡 喝也喝不完
怎么爱还在

哭 妳开什么玩笑
不要逼我再说一遍妳好我就好
妳的眼泪像把枪
正摧毁我坚强的防护墙
分都分了 妳想怎样

人的心都是肉做的
再硬都是假的
妳是最懂我的人
骗不了的 是吗
我怪我不应该来
面对我们的难堪
这杯热咖啡 喝也喝不完
怎么爱还在

哭 妳开什么玩笑
不要逼我再说一遍妳好我就好
妳的眼泪像把枪
正摧毁我坚强的防护墙
分都分了 妳想怎样

那奄奄一息的火种
谁让它又燎原失控
那不被祝福的好梦
谁让它死又复活
我学会一个人行尸走肉
可惜学不会
这样面对著妳一掉头就走
哭 妳开什么玩笑

多么讽刺的这一句妳好我就好
我能对全世界坏
却不可能给最爱伤害
都该放了 这些纠缠
他来了 请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