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小寒   Composer: 黃韻仁


于此七月七的乞巧楼
求执针之手
噙泪亦不徒留
既是匹匹了断丝绸
斩思愁

休把门推伫立雨里头
云晦了明眸
一声珍重哽喉
信笺墨迹研得浓稠
何处投

潺潺河流
对饮怅惆
问君醉卧可会节忧
此景何求
聚散终有时候

等待 安得好人家
能接纳 我的面颊 曾为谁而傻
为发钗剪去了寸寸繁杂
的长发

等待 一户好人家
能陪我忘却那 深爱的一个他
咫尺天涯 终会有个办法

钢铁即能化为绕指柔
红线绕于手
滑落更难停留
缠结成卷卷乱丝绸
斩思愁

如盏烛光伫立风里头
驼了的垂柳
离别难逃莺喉
重叠身影思念浓稠
何处投

拭走泪流
折起怅惆
叶落一地才知近秋
织好绣球
姻缘喜把人逗

等待 安得好人家
能接纳 我的面颊 曾为谁而傻
为发钗剪去了寸寸繁杂
的长发

等待 一户好人家
能陪我忘却那 深爱的一个他
咫尺天涯 终会有个办法

等待 安得好人家
能接纳 我的面颊 曾为谁而傻
为发钗剪去了寸寸繁杂
的长发

等待 一户好人家
能陪我忘却那 深爱的一个他
咫尺天涯 终会有个办法
咫尺天涯

好人家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小寒   Composer: 黃韻仁


于此七月七的乞巧楼
求执针之手
噙泪亦不徒留
既是匹匹了断丝绸
斩思愁

休把门推伫立雨里头
云晦了明眸
一声珍重哽喉
信笺墨迹研得浓稠
何处投

潺潺河流
对饮怅惆
问君醉卧可会节忧
此景何求
聚散终有时候

等待 安得好人家
能接纳 我的面颊 曾为谁而傻
为发钗剪去了寸寸繁杂
的长发

等待 一户好人家
能陪我忘却那 深爱的一个他
咫尺天涯 终会有个办法

钢铁即能化为绕指柔
红线绕于手
滑落更难停留
缠结成卷卷乱丝绸
斩思愁

如盏烛光伫立风里头
驼了的垂柳
离别难逃莺喉
重叠身影思念浓稠
何处投

拭走泪流
折起怅惆
叶落一地才知近秋
织好绣球
姻缘喜把人逗

等待 安得好人家
能接纳 我的面颊 曾为谁而傻
为发钗剪去了寸寸繁杂
的长发

等待 一户好人家
能陪我忘却那 深爱的一个他
咫尺天涯 终会有个办法

等待 安得好人家
能接纳 我的面颊 曾为谁而傻
为发钗剪去了寸寸繁杂
的长发

等待 一户好人家
能陪我忘却那 深爱的一个他
咫尺天涯 终会有个办法
咫尺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