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伍樂城

蓝裤子很残
也许它就快烂
这几年来的撕磨
它终于沾满汗
班 从前多得你
给它补上花瓣
但是裤脚并未破烂
爱已经不对办
还可以 著甚么
你我之间差了甚么
有一天你若和谁亦是著它
它记得我
如今你 著甚么
我已不必跟著甚么
但要是来日竟偶遇我
愿你没有嫌它 穿不破
潮流很短暂 我怎可能怠慢
它仿如湖水幽蓝
天天都跟我下班
蒙你的称赞 它开心过几晚
但是爱我实在太难
你太懂得去拣
还可以 著甚么
每个身驱差距无多
有几多百万男孩亦是著它
怎会得我
如今你 爱甚么
到处抚摸找到甚么
但你在途上不要认错
被擦白的蓝色
只得我
那种蓝有生之年属于我

501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伍樂城

蓝裤子很残
也许它就快烂
这几年来的撕磨
它终于沾满汗
班 从前多得你
给它补上花瓣
但是裤脚并未破烂
爱已经不对办
还可以 著甚么
你我之间差了甚么
有一天你若和谁亦是著它
它记得我
如今你 著甚么
我已不必跟著甚么
但要是来日竟偶遇我
愿你没有嫌它 穿不破
潮流很短暂 我怎可能怠慢
它仿如湖水幽蓝
天天都跟我下班
蒙你的称赞 它开心过几晚
但是爱我实在太难
你太懂得去拣
还可以 著甚么
每个身驱差距无多
有几多百万男孩亦是著它
怎会得我
如今你 爱甚么
到处抚摸找到甚么
但你在途上不要认错
被擦白的蓝色
只得我
那种蓝有生之年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