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

Lyricist: 陳詠謙    Composer: Eric Kwok
争吵时痛哭 然而便宜地被你呵过便满足
为何糊涂地望你一眼就退缩 但你很蒙
亲暱时庆祝 原来平常地赠我一吻是赐福
但是屡屡这甜蜜转眼就结束
剩我一人 在发疯

那日来到我面前 疾病已降在我身
软弱时我再跪求 原来可伤得更深

愚蠢得我竟虔诚崇拜他
连分手我都抬头望向他
不可能 怎可能 他要来惩罚我吗
无知得我竟仍然迷信他
如今天我等明年能下嫁
讲矜持 怎矜持
当我孱弱到醉酒 怜惜一下好吗


他很神圣吗 为何时常漠视我都要面向他
犹如邪灵命令我一世颂赞他 像个爪牙
他很纯洁吗 明明曾承诺下次不会摘野花
赎罪了然后还是一再露尾巴
但我依然 扮眼花

那日来到我面前 地狱已困住我身
发现时我再逗留 而明知伤得更深

愚蠢得我竟虔诚崇拜他
连分手我都抬头望向他
不可能 怎可能 他要来惩罚我吗
无知得我竟仍然迷信他
如今天我等明年能下嫁
讲矜持 怎矜持 当我分不清真与假

谁可讲我知如何忘记他
如今这宗教已经起了变化
信仰已崩溃 世界已崩溃
我爱到崩溃 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