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C.Y. Kong

泪无谓被当宝
纸巾更缺乏 应该折好
被遗下便申诉
把矮化的你 推得太高
好友也别被我感染到
不想扫兴便不讲更好
知道世上太多种劫数
因失意哭诉 哭得太早

还在世 被风沙刮损 不须给安慰
情很细 谁能大过我世界
你细过世界 未放下便放低

可泣的不要了 可歌的不见了
被强逼开了窍
可歌可泣爱了 可观的只有笑
能确保心跳才重要
低唱悲歌也都无谓高调
但求三餐不缺少
都几岁了 不需要照料

泪无效便要忍
即使发泄后得到快感
为无道义的你
怎可惹得我知己痛心
经过 当做未抹的脚印
将心痒当做肌肤敏感
一吻 兑换两巴掌教训
不可以胆怯只好勇敢

还在世 被风沙刮损 不须给安慰
情很细 谁能大过我世界
就算爱过你 问你又是哪位

可泣的不要了 可歌的不见了
被强逼开了窍
可歌可泣爱了 可观的只有笑
能确保心跳才重要
低唱悲歌也都无谓高调
但求三餐不缺少
一哭惯了 怎知你渺小

给关怀便纵惯我 会更易记起当初
没甚么一笑便过
也至少把某些遗憾化为玩笑好过
多苦都可以笑 多苦都只有笑
谁也不想打扰
多感激心会跳 记挂你可谓无聊
戏票总会如玩票

可泣的不要了 可歌的不见了
被强逼开了窍
可歌可泣爱了 可观的只有笑
能确保心跳才重要
即使跌低也都无谓高调
但求三餐不缺少
都几岁了 不需要照料

可以歌为何哭
不需要等结局该满足
若嫌未曾受伤够
竟想到报复 只恐折福

可歌可泣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C.Y. Kong

泪无谓被当宝
纸巾更缺乏 应该折好
被遗下便申诉
把矮化的你 推得太高
好友也别被我感染到
不想扫兴便不讲更好
知道世上太多种劫数
因失意哭诉 哭得太早

还在世 被风沙刮损 不须给安慰
情很细 谁能大过我世界
你细过世界 未放下便放低

可泣的不要了 可歌的不见了
被强逼开了窍
可歌可泣爱了 可观的只有笑
能确保心跳才重要
低唱悲歌也都无谓高调
但求三餐不缺少
都几岁了 不需要照料

泪无效便要忍
即使发泄后得到快感
为无道义的你
怎可惹得我知己痛心
经过 当做未抹的脚印
将心痒当做肌肤敏感
一吻 兑换两巴掌教训
不可以胆怯只好勇敢

还在世 被风沙刮损 不须给安慰
情很细 谁能大过我世界
就算爱过你 问你又是哪位

可泣的不要了 可歌的不见了
被强逼开了窍
可歌可泣爱了 可观的只有笑
能确保心跳才重要
低唱悲歌也都无谓高调
但求三餐不缺少
一哭惯了 怎知你渺小

给关怀便纵惯我 会更易记起当初
没甚么一笑便过
也至少把某些遗憾化为玩笑好过
多苦都可以笑 多苦都只有笑
谁也不想打扰
多感激心会跳 记挂你可谓无聊
戏票总会如玩票

可泣的不要了 可歌的不见了
被强逼开了窍
可歌可泣爱了 可观的只有笑
能确保心跳才重要
即使跌低也都无谓高调
但求三餐不缺少
都几岁了 不需要照料

可以歌为何哭
不需要等结局该满足
若嫌未曾受伤够
竟想到报复 只恐折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