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曹方   Composer: 曹方


当她认真注视他的眼睛
他刮去留了很久的胡须
有点儿像黄和绿
蓝色不再忧郁
当他不再抚摸她的头发
她搬离住了很久的公寓
有点儿像白和白
慢慢地淡去
慢慢移动身体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哪怕游荡的只是躯壳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岸边的岛屿变得陌生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养的鱼也变得陌生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哪怕游荡的只是躯壳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岸边的岛屿变得陌生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养的鱼也变得陌生

我没有温柔的触角
我渴求温暖的怀抱
要是你 比喻我
是树还是不能飞的鸟

珊瑚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曹方   Composer: 曹方


当她认真注视他的眼睛
他刮去留了很久的胡须
有点儿像黄和绿
蓝色不再忧郁
当他不再抚摸她的头发
她搬离住了很久的公寓
有点儿像白和白
慢慢地淡去
慢慢移动身体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哪怕游荡的只是躯壳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岸边的岛屿变得陌生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养的鱼也变得陌生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哪怕游荡的只是躯壳
在清晨走著
走著走著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岸边的岛屿变得陌生
也只是睡了一刻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我只是玩了一刻
养的鱼也变得陌生

我没有温柔的触角
我渴求温暖的怀抱
要是你 比喻我
是树还是不能飞的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