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信延   Composer: 宋秉洋


妳不累吗 不想睡吗 一整夜看著电视的雪花 也不感到惊讶
自说自话 很有趣吗 妳宁愿一个人舔著伤疤 也不跟谁对话

世界很大 噪音轰炸 妳不想跨出妳的步伐 只窝在安全的沙发
懒得挣扎 也没有差 妳乐于跟自己在一起 至少不会有变卦

这些年来 妳变成温驯的人质被寂寞绑架 在温室里 安静地腐化

可为什么偶尔的夜里风雨很大 会让妳害怕 妳不是早习惯了吗
为什么有一秒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妳身边 堆砌的围墙 忽然间就崩塌
喔 妳有什么办法

我们像吗 妳是我吧 我们都选择了不去挣脱 直到不能够招架
看透了吗 承认了吧 妳影子对妳说的悄悄话 只有妳听懂的话

我们只是 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到被寂寞绑架 活像一朵 没生命的花

可为什么偶尔的夜里风雨很大 会让妳害怕 妳不是早习惯了吗
为什么有一秒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妳身边 妳穿好的盔甲

全都卸下 都是谎话 寂寞专家 这说法 是要骗谁 的笑话

可为什么偶尔的夜里风雨很大 会让妳害怕 妳不是早习惯了吗
为什么有一秒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妳身边

可为什么许多次夜里风雨好大 会让我害怕 我不是该习惯了吗
为什么也常常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我身边 我身上的盔甲
像妳一样 一件件都卸下 没有什么办法

寂寞绑架 (Loneliness Syndrome) - 电视剧<1%的可能性>片头曲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信延   Composer: 宋秉洋


妳不累吗 不想睡吗 一整夜看著电视的雪花 也不感到惊讶
自说自话 很有趣吗 妳宁愿一个人舔著伤疤 也不跟谁对话

世界很大 噪音轰炸 妳不想跨出妳的步伐 只窝在安全的沙发
懒得挣扎 也没有差 妳乐于跟自己在一起 至少不会有变卦

这些年来 妳变成温驯的人质被寂寞绑架 在温室里 安静地腐化

可为什么偶尔的夜里风雨很大 会让妳害怕 妳不是早习惯了吗
为什么有一秒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妳身边 堆砌的围墙 忽然间就崩塌
喔 妳有什么办法

我们像吗 妳是我吧 我们都选择了不去挣脱 直到不能够招架
看透了吗 承认了吧 妳影子对妳说的悄悄话 只有妳听懂的话

我们只是 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到被寂寞绑架 活像一朵 没生命的花

可为什么偶尔的夜里风雨很大 会让妳害怕 妳不是早习惯了吗
为什么有一秒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妳身边 妳穿好的盔甲

全都卸下 都是谎话 寂寞专家 这说法 是要骗谁 的笑话

可为什么偶尔的夜里风雨很大 会让妳害怕 妳不是早习惯了吗
为什么有一秒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妳身边

可为什么许多次夜里风雨好大 会让我害怕 我不是该习惯了吗
为什么也常常想起要有个他 陪在我身边 我身上的盔甲
像妳一样 一件件都卸下 没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