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也许 这不是到了尽头的警惕
只是 你胆怯著逼得自己正在逃避

堕落般的情绪 覆盖了生存毅力
使我如此无力
美好过往的那时期
不过都是虚假低廉的戏
我 只想逃避
只想嘲笑著自己

我 不停打转挖苦著自己
已忘怀了生存上的本意
何时才能跨越这藩篱

勇气是希望的出口 音符是实践的双手
破茧而出 机会自己把握
未来要自己去想像 前进是自我的成长
期许拥有像天使的翅膀

别在 畏惧过去
抛开失落别活像个奴隶
掏空 看清自己
现在的你不该如此封闭
这个世界带著面具
只有你才能救得了自己

So wrong
何时才能够逃离这里
知觉正迅速的痲痹
双眼里的视线正模糊近封闭
Where should I go?
How to fix my wrong?

勇气是希望的出口 音符是实践的双手
破茧而出 机会自己把握
未来要自己去想像 前进是自我的成长
期许拥有像天使的翅膀

不要放弃 拥抱自己 埋葬过去
那遥远的希望正临近著你
就在我还活著的时间里
Go

也许 这不是到了尽头的警惕
只是 你胆怯著逼得自己正在逃避

原来我还活着 (I'm Still Alive)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也许 这不是到了尽头的警惕
只是 你胆怯著逼得自己正在逃避

堕落般的情绪 覆盖了生存毅力
使我如此无力
美好过往的那时期
不过都是虚假低廉的戏
我 只想逃避
只想嘲笑著自己

我 不停打转挖苦著自己
已忘怀了生存上的本意
何时才能跨越这藩篱

勇气是希望的出口 音符是实践的双手
破茧而出 机会自己把握
未来要自己去想像 前进是自我的成长
期许拥有像天使的翅膀

别在 畏惧过去
抛开失落别活像个奴隶
掏空 看清自己
现在的你不该如此封闭
这个世界带著面具
只有你才能救得了自己

So wrong
何时才能够逃离这里
知觉正迅速的痲痹
双眼里的视线正模糊近封闭
Where should I go?
How to fix my wrong?

勇气是希望的出口 音符是实践的双手
破茧而出 机会自己把握
未来要自己去想像 前进是自我的成长
期许拥有像天使的翅膀

不要放弃 拥抱自己 埋葬过去
那遥远的希望正临近著你
就在我还活著的时间里
Go

也许 这不是到了尽头的警惕
只是 你胆怯著逼得自己正在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