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韻玲   Composer: 黃韻玲


摇摆著不安的节奏
吞吐著成熟的烟草
温柔可以漫天喊价
漫漫的长夜
一饮而尽 此刻的浪漫

黑暗中不确定的距离
试探著陌生的温度
满 脸涂上红橙黄绿
长长的眼线
一笔带过 无悔的青春

谁会在乎 你来自何方
明天过后 去哪里
只要戴上面具就能暂时逃离了自己
这样也好
反正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模样

毫不犹豫尽情坠落
任性探索别管以后
只要你永远记得我
短暂的一刻
也可以在这里停格

谁会在乎 你来自何方
明天过后 去哪里
只要戴上面具就能暂时逃离了自己
这样也好
反正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模样

曾多么期待 却冷漠对待
无法释怀 一次又一次
天真早已不存在
良知被疮疤掩盖
是否我们
变成了大人样
就能操控别人的未来

谁会在乎 你来自何方
明天过后 去哪里
只要戴上面具就能暂时逃离了自己
这样也好
反正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到最初的模样

长长的眼线
一笔带过 无悔的青春

大人样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韻玲   Composer: 黃韻玲


摇摆著不安的节奏
吞吐著成熟的烟草
温柔可以漫天喊价
漫漫的长夜
一饮而尽 此刻的浪漫

黑暗中不确定的距离
试探著陌生的温度
满 脸涂上红橙黄绿
长长的眼线
一笔带过 无悔的青春

谁会在乎 你来自何方
明天过后 去哪里
只要戴上面具就能暂时逃离了自己
这样也好
反正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模样

毫不犹豫尽情坠落
任性探索别管以后
只要你永远记得我
短暂的一刻
也可以在这里停格

谁会在乎 你来自何方
明天过后 去哪里
只要戴上面具就能暂时逃离了自己
这样也好
反正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模样

曾多么期待 却冷漠对待
无法释怀 一次又一次
天真早已不存在
良知被疮疤掩盖
是否我们
变成了大人样
就能操控别人的未来

谁会在乎 你来自何方
明天过后 去哪里
只要戴上面具就能暂时逃离了自己
这样也好
反正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回到最初的模样

长长的眼线
一笔带过 无悔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