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Vincent Chow


多意外 在日落大道的你与我握手
轻轻说 你发觉太想闯遍这地球
而一起 空间感恐怕没有
想孤身去走

不意外 是站著造梦的你爱我不久
今天说 你对我兴趣减退拥够抱够
房间中 常常如沉闷困兽
门匙递向我 懒回首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
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难道爱你只靠缠绵
笑容看厌 眼中得缺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
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重聚到散 不讲路线
突然再见 别再见

身处在 异地在认路的我太过肤浅
不知道 计算到再准方向都会有变
而欧洲的星空仍旧很闪
余情又哪怕 再遇险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
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难道爱你只靠缠绵
笑容看厌 眼中得缺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
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重聚到散 不讲路线
突然再见 别再见

明明是我一人踏过
行囊伴我海关中拍拖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
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难道爱你只靠缠绵
笑容看厌 眼中得缺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
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明白爱恶 不可幸免
谁想于此 讲再见
但无情像你般 未见

我的天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Vincent Chow


多意外 在日落大道的你与我握手
轻轻说 你发觉太想闯遍这地球
而一起 空间感恐怕没有
想孤身去走

不意外 是站著造梦的你爱我不久
今天说 你对我兴趣减退拥够抱够
房间中 常常如沉闷困兽
门匙递向我 懒回首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
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难道爱你只靠缠绵
笑容看厌 眼中得缺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
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重聚到散 不讲路线
突然再见 别再见

身处在 异地在认路的我太过肤浅
不知道 计算到再准方向都会有变
而欧洲的星空仍旧很闪
余情又哪怕 再遇险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
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难道爱你只靠缠绵
笑容看厌 眼中得缺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
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重聚到散 不讲路线
突然再见 别再见

明明是我一人踏过
行囊伴我海关中拍拖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
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难道爱你只靠缠绵
笑容看厌 眼中得缺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
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明白爱恶 不可幸免
谁想于此 讲再见
但无情像你般 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