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黃丹儀


编曲:黄丹仪/舒文

太美丽爱情 快乐有限
但下雨的天空中 仍能享受蔚蓝
让你安躺在臂弯 让雨点完成夜晚
我未曾 期望快感变成习惯

活在茫茫宇宙 没法拥抱恒久
仍然愿意信这夜 比星火永久

日落日出一千次
穿梭多少恋人名字
甚么都换掉时
仍旧记得这一套雨衣

谁明白日落日出一千次
我永远最爱同一次
跟你目睹最爱 如何开始
再没有 同样满足感的暖意

你会在眼前 继续漂亮
但地老天荒中 如何抵受无常
直到花也没有香 直到歌亦无力唱
那夕阳 仍旧记得我们遇上

活在茫茫宇宙 没法拥抱恒久
仍然愿意信这夜 比星火永久

日落日出一千次
穿梭多少恋人名字
甚么都换掉时
仍旧记得这一套雨衣

谁明白日落日出一千次
我永远最爱同一次
跟你目睹最爱 如何开始
再没有 同样满足感的暖意

日落日出一千次
穿梭多少恋人名字
甚么都换掉时
仍旧记得这一套雨衣

谁明白日落日出一千次
我永远最爱同一次
跟你目睹最爱 如何开始
再没有 同样满足感的暖意

一千次日落 (Yi Qian Zi Ri Luo)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夕   Composer: 黃丹儀


编曲:黄丹仪/舒文

太美丽爱情 快乐有限
但下雨的天空中 仍能享受蔚蓝
让你安躺在臂弯 让雨点完成夜晚
我未曾 期望快感变成习惯

活在茫茫宇宙 没法拥抱恒久
仍然愿意信这夜 比星火永久

日落日出一千次
穿梭多少恋人名字
甚么都换掉时
仍旧记得这一套雨衣

谁明白日落日出一千次
我永远最爱同一次
跟你目睹最爱 如何开始
再没有 同样满足感的暖意

你会在眼前 继续漂亮
但地老天荒中 如何抵受无常
直到花也没有香 直到歌亦无力唱
那夕阳 仍旧记得我们遇上

活在茫茫宇宙 没法拥抱恒久
仍然愿意信这夜 比星火永久

日落日出一千次
穿梭多少恋人名字
甚么都换掉时
仍旧记得这一套雨衣

谁明白日落日出一千次
我永远最爱同一次
跟你目睹最爱 如何开始
再没有 同样满足感的暖意

日落日出一千次
穿梭多少恋人名字
甚么都换掉时
仍旧记得这一套雨衣

谁明白日落日出一千次
我永远最爱同一次
跟你目睹最爱 如何开始
再没有 同样满足感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