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这是众人共谋的一个恶游戏?」
「那火车不应该载我们到这里!」
「个个幽灵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个编号还是拥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让人手舞足蹈。」
「看!它们正要夺走凯旋的指环。」
「这里甚至不容许粗糙的渴望。」
「时间是不存在的,让恶梦喂养。」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还能活著再见吗?」
「移民」「俘虏」「同性恋」「吉普赛」「犹太」
「有没有它这么恨我们的八卦?」
「几十年后,世界会不会还一样……」
「令人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这苦没理由!」
「看官们,若有选择,你会当受害者或刽子手?」
「它的纶音让我们集中如蝼蚁。」
「瘟疫的红十字!」「痉挛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梦吼惊醒多血淋淋。」
「给它一根指头,它要我整只手!」
「所有生灵加起来,也不值它一个欲望!」
「宁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爱仇敌之前,却先恨了朋友。」
「住进一朵火焰,就成为萤火虫。」
「因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个杀人犯。」
「智慧带来原罪!」「别用契约驯服我。」
「命运瞎了眼,谁能抓一绺头发?」
「天!毒气已四溢,我逐渐失去我……」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嘘!别吵!想安稳睡个觉就等著进坟场!」
「喂!使者…有橄榄枝…我看到人带来…」
「我很想…想到家…脸觉得快…快乐…」
「满口谵语…数到七……或许我有…罪!」
「为何我有罪!」
「若我说祂也…………。」

他舉起右手點名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这是众人共谋的一个恶游戏?」
「那火车不应该载我们到这里!」
「个个幽灵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个编号还是拥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让人手舞足蹈。」
「看!它们正要夺走凯旋的指环。」
「这里甚至不容许粗糙的渴望。」
「时间是不存在的,让恶梦喂养。」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还能活著再见吗?」
「移民」「俘虏」「同性恋」「吉普赛」「犹太」
「有没有它这么恨我们的八卦?」
「几十年后,世界会不会还一样……」
「令人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这苦没理由!」
「看官们,若有选择,你会当受害者或刽子手?」
「它的纶音让我们集中如蝼蚁。」
「瘟疫的红十字!」「痉挛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梦吼惊醒多血淋淋。」
「给它一根指头,它要我整只手!」
「所有生灵加起来,也不值它一个欲望!」
「宁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爱仇敌之前,却先恨了朋友。」
「住进一朵火焰,就成为萤火虫。」
「因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个杀人犯。」
「智慧带来原罪!」「别用契约驯服我。」
「命运瞎了眼,谁能抓一绺头发?」
「天!毒气已四溢,我逐渐失去我……」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疯狂!」
「嘘!别吵!想安稳睡个觉就等著进坟场!」
「喂!使者…有橄榄枝…我看到人带来…」
「我很想…想到家…脸觉得快…快乐…」
「满口谵语…数到七……或许我有…罪!」
「为何我有罪!」
「若我说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