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申名利   Composer: 朱鴿


盘旋高处来俯瞰城市的地图
常态的倒计数就多看一眼你的眉目

重逢或等待偶遇异地迁徙的旅途
这种美好机率但愿能够自我满足
怎怪生命的天赋好高骛远的孤独
永远都在告别连拥抱都会恐惧

假使我做一株可静态的动物
不能相爱至少可以安静守护
但求你会宽恕不属于我本来面目
这世自由也幻想能栖息停驻

从热闹中飞向下个陌生山谷
常态的倒计数常常忘了身在何处

重逢或等待偶遇异地迁徙的旅途
这种美好机率但愿能够自我满足
怎怪生命的天赋好高骛远的孤独
永远都在告别连拥抱都会恐惧

假使我做一株可静态的动物
不能相爱至少可以安静守护
但求你会宽恕不属于我本来面目
这世自由也幻想能栖息停驻

假使我做一株可静态的动物
不能相爱至少可以安静守护
但求你会宽恕不属于我本来面目
这世自由也幻想能栖息停驻

飞鸟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申名利   Composer: 朱鴿


盘旋高处来俯瞰城市的地图
常态的倒计数就多看一眼你的眉目

重逢或等待偶遇异地迁徙的旅途
这种美好机率但愿能够自我满足
怎怪生命的天赋好高骛远的孤独
永远都在告别连拥抱都会恐惧

假使我做一株可静态的动物
不能相爱至少可以安静守护
但求你会宽恕不属于我本来面目
这世自由也幻想能栖息停驻

从热闹中飞向下个陌生山谷
常态的倒计数常常忘了身在何处

重逢或等待偶遇异地迁徙的旅途
这种美好机率但愿能够自我满足
怎怪生命的天赋好高骛远的孤独
永远都在告别连拥抱都会恐惧

假使我做一株可静态的动物
不能相爱至少可以安静守护
但求你会宽恕不属于我本来面目
这世自由也幻想能栖息停驻

假使我做一株可静态的动物
不能相爱至少可以安静守护
但求你会宽恕不属于我本来面目
这世自由也幻想能栖息停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