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Tim Lui   Composer: 正@RubberBand


這窄街 密密迭著日報
跳過了再趕上路
轉個彎 夜宵尚未散
早更的已報到永沒遲到

才整晚睜著眼睛
天光不太適應
魚肚白看著世界睡醒

庶務如簡單 明明不想加班
電腦多怠慢
重複的 無聊刻板的一晚
想歸家去昏睡了
一轉身卻天亮了

這小巴 密密坐著睡客
太晚也太早上路
轉個彎 在飛越時間
幾分鐘已到卻快讓人吐

從開始工作計起
綁於死線喘氣
何以為過活卻在垂死

吐霧樓梯間 明明不需加班
餓了想叫飯
茶水間 閒談打機一整晚
想起工作總未了
一轉身卻天亮了

吐霧樓梯間 明明不需加班
餓了想叫飯
茶水間 閒談打機一整晚
想起工作總未了
一轉身卻天亮了

一转身却天亮了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Tim Lui   Composer: 正@RubberBand


這窄街 密密迭著日報
跳過了再趕上路
轉個彎 夜宵尚未散
早更的已報到永沒遲到

才整晚睜著眼睛
天光不太適應
魚肚白看著世界睡醒

庶務如簡單 明明不想加班
電腦多怠慢
重複的 無聊刻板的一晚
想歸家去昏睡了
一轉身卻天亮了

這小巴 密密坐著睡客
太晚也太早上路
轉個彎 在飛越時間
幾分鐘已到卻快讓人吐

從開始工作計起
綁於死線喘氣
何以為過活卻在垂死

吐霧樓梯間 明明不需加班
餓了想叫飯
茶水間 閒談打機一整晚
想起工作總未了
一轉身卻天亮了

吐霧樓梯間 明明不需加班
餓了想叫飯
茶水間 閒談打機一整晚
想起工作總未了
一轉身卻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