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劉枋沐   Composer: 劉枋沐


生在 一个北部偏东 环渤海湾的小城
童年 像是身著披风 幻想做你的英雄
神秘而带点温柔的口供
欺骗是谎言细诉的稳重
所谓巨大 都是为渺小而撞踵

你说 那对挺拔双肩 不为衣橱而停留
过早 潜入复杂星球 做命运的转舵手
身边会路过形色的观众
偶尔会错溺有时又落空
所谓野酒 都是为自由而歌颂

梦中 纯洁如白衬衫的大鱼 长行在烈风
云朵就像棉花糖的怪兽 总能大快朵颐地疯
回首 那个自诩顽劣的少年 反复被播送
谈到最糗 这全场面的昏厥 能痴笑很久

蓝天是你乘著海风的微香
不痛不痒大声地唱
云朵就好像一个老船长
停在海面虔诚地眺
每一次启程的路上
哪怕会遇到惊涛骇浪
总会有一群人 他等在海岸上

梦中 纯洁如白衬衫的大鱼 长行在烈风
云朵就像棉花糖的怪兽 总能大快朵颐地疯
回首 那个自诩顽劣的少年 反复被播送
谈到最糗 这全场面的昏厥 能痴笑很久

流星是你撑著嘴角的虎牙
无忧无虑放纵地笑
夜空就好像一个老船长
你是身边最闪的亮
又漫步人生的剧场
偶尔被演出行色匆忙
但那颗自由的心
朝最初的方向 最避风的海港

老船长 (CAPTAIN JOHNNY)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劉枋沐   Composer: 劉枋沐


生在 一个北部偏东 环渤海湾的小城
童年 像是身著披风 幻想做你的英雄
神秘而带点温柔的口供
欺骗是谎言细诉的稳重
所谓巨大 都是为渺小而撞踵

你说 那对挺拔双肩 不为衣橱而停留
过早 潜入复杂星球 做命运的转舵手
身边会路过形色的观众
偶尔会错溺有时又落空
所谓野酒 都是为自由而歌颂

梦中 纯洁如白衬衫的大鱼 长行在烈风
云朵就像棉花糖的怪兽 总能大快朵颐地疯
回首 那个自诩顽劣的少年 反复被播送
谈到最糗 这全场面的昏厥 能痴笑很久

蓝天是你乘著海风的微香
不痛不痒大声地唱
云朵就好像一个老船长
停在海面虔诚地眺
每一次启程的路上
哪怕会遇到惊涛骇浪
总会有一群人 他等在海岸上

梦中 纯洁如白衬衫的大鱼 长行在烈风
云朵就像棉花糖的怪兽 总能大快朵颐地疯
回首 那个自诩顽劣的少年 反复被播送
谈到最糗 这全场面的昏厥 能痴笑很久

流星是你撑著嘴角的虎牙
无忧无虑放纵地笑
夜空就好像一个老船长
你是身边最闪的亮
又漫步人生的剧场
偶尔被演出行色匆忙
但那颗自由的心
朝最初的方向 最避风的海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