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詠謙   Composer: Kenix Cheang@Private Zoo

根本你都不懂
你不屑看我看的轻重
凭甚么 我极软弱时 你可以放松

解释我听不少
你可以口口声声 话我多么重要
在最后关头 却消失了

道歉吗 但你无心装载
认错吗 从无叙述过未来
任我一个人前进 孤身只影
像乞丐 求你的爱

就算这面皮渐厚 眼泪还在
又一次看见你发著呆
无辜的坐在那边 罪人仍是我

从此不必说你爱我 从此不要给欺骗
尤其知道自己很心软
曾误信你肯改变
但其实根本不曾思索爱的解释
只想获得我谁自私
留我在你膀臂中 只求炫耀
没有为我赠过一点 真的温暖

道歉吗 但你无心装载
认错吗 从无叙述过未来
任我一个人前进 孤身只影
像乞丐 求你的爱
就算这面皮渐厚 眼泪还在
又一次看见你发著呆
无辜的坐在那边 罪人仍是我

从此不必说你爱我 从此不要给欺骗
尤其知道自己很心软
曾误信你肯改变
但其实根本不曾思索爱的解释
只想获得我谁自私
留我在你膀臂中 只求炫耀
没有为我赠过一点 真的温暖

还有半生 怎么演
不知道能够建立信任几多遍
谁都有底线 明知你不变
我没有办法拿幸福去下注
消失眼前 就恨你不懂我 别怨天

从此不必说你爱我 如你不懂得欺骗
尤其知道自己很心软
曾误信你肯改变
但其实根本不曾思索爱的解释
只想获得我谁自私
留我在你膀臂中 只求炫耀
没有为我赠过一点 真的温暖

来日站在马路前 对面男子可会发现
谁亵渎了 天赐的喜宴

你都不懂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詠謙   Composer: Kenix Cheang@Private Zoo

根本你都不懂
你不屑看我看的轻重
凭甚么 我极软弱时 你可以放松

解释我听不少
你可以口口声声 话我多么重要
在最后关头 却消失了

道歉吗 但你无心装载
认错吗 从无叙述过未来
任我一个人前进 孤身只影
像乞丐 求你的爱

就算这面皮渐厚 眼泪还在
又一次看见你发著呆
无辜的坐在那边 罪人仍是我

从此不必说你爱我 从此不要给欺骗
尤其知道自己很心软
曾误信你肯改变
但其实根本不曾思索爱的解释
只想获得我谁自私
留我在你膀臂中 只求炫耀
没有为我赠过一点 真的温暖

道歉吗 但你无心装载
认错吗 从无叙述过未来
任我一个人前进 孤身只影
像乞丐 求你的爱
就算这面皮渐厚 眼泪还在
又一次看见你发著呆
无辜的坐在那边 罪人仍是我

从此不必说你爱我 从此不要给欺骗
尤其知道自己很心软
曾误信你肯改变
但其实根本不曾思索爱的解释
只想获得我谁自私
留我在你膀臂中 只求炫耀
没有为我赠过一点 真的温暖

还有半生 怎么演
不知道能够建立信任几多遍
谁都有底线 明知你不变
我没有办法拿幸福去下注
消失眼前 就恨你不懂我 别怨天

从此不必说你爱我 如你不懂得欺骗
尤其知道自己很心软
曾误信你肯改变
但其实根本不曾思索爱的解释
只想获得我谁自私
留我在你膀臂中 只求炫耀
没有为我赠过一点 真的温暖

来日站在马路前 对面男子可会发现
谁亵渎了 天赐的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