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韋伶   Composer: 陳韋伶


是谁 还待在那个房间 听见 不属于谁的誓言
泛黄 的相片留不住永远 无论多值得纪念
如果 我们还能再遇见 想念 就变得不够完全
总会 在某天某一个瞬间 闻到你抽过的香烟
在回忆太过拥挤的房间 怎么睡都不觉得安全
装著冰块的玻璃杯 正在替谁汗颜
再也不能够看清楚 你那张脸
抽过的烟褪了颜色的窗帘 比不上刚泡的茶来的新鲜
现在是谁站在你相片旁边 谁能真的爱谁一万年
翻了又翻的那本陈旧字典 说不清楚所有的暧昧缠绵
谁会想念当初的玻璃窗帘 若不是你在我身边

如果 我们还能再遇见 想念 就变得不够完全
总会 在某天某一个瞬间 闻到你抽过的香烟
在回忆太过拥挤的房间 怎么睡都不觉得安全
装著冰块的玻璃杯 正在替谁汗颜
再也不能够看清楚 你那张脸
抽过的烟褪了颜色的窗帘 比不上刚泡的茶来的新鲜
现在是谁站在你相片旁边 谁能真的爱谁一万年
翻了又翻的那本陈旧字典 说不清楚所有的暧昧缠绵
谁会想念当初的玻璃窗帘 若不是你在我身边

怀念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韋伶   Composer: 陳韋伶


是谁 还待在那个房间 听见 不属于谁的誓言
泛黄 的相片留不住永远 无论多值得纪念
如果 我们还能再遇见 想念 就变得不够完全
总会 在某天某一个瞬间 闻到你抽过的香烟
在回忆太过拥挤的房间 怎么睡都不觉得安全
装著冰块的玻璃杯 正在替谁汗颜
再也不能够看清楚 你那张脸
抽过的烟褪了颜色的窗帘 比不上刚泡的茶来的新鲜
现在是谁站在你相片旁边 谁能真的爱谁一万年
翻了又翻的那本陈旧字典 说不清楚所有的暧昧缠绵
谁会想念当初的玻璃窗帘 若不是你在我身边

如果 我们还能再遇见 想念 就变得不够完全
总会 在某天某一个瞬间 闻到你抽过的香烟
在回忆太过拥挤的房间 怎么睡都不觉得安全
装著冰块的玻璃杯 正在替谁汗颜
再也不能够看清楚 你那张脸
抽过的烟褪了颜色的窗帘 比不上刚泡的茶来的新鲜
现在是谁站在你相片旁边 谁能真的爱谁一万年
翻了又翻的那本陈旧字典 说不清楚所有的暧昧缠绵
谁会想念当初的玻璃窗帘 若不是你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