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梁勵文   Composer: 謝 傑


無限次為你做接送司機駐守
然後我獨個在汽車裡聽侯
你化妝優悠 唯有接受
要苦等都肯遷就

陪伴你狂買鞋與手袋很襯色
還樂意付賬來顯出我價值
搬貨很出力 從無缺席
疲累但都很積極

你說笑讓我大笑扮幼稚
帶你的愛犬逛街也可以
難道愛護你是我犯了罪
照顧你不能睡 很勞累 望穿秋水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笑著迎合賞面也不能皺
一點對你不好也覺得內疚
即使多忍讓也願接受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卻又情願甘心做你的男友
無奈要遷就你也都緊握你手
緊得好像鎖匙扣

曾自薦做壯士替你搬幾次屋
還願意陪坐來粉飾你雀局
拋低這忠僕 仍有節目
我只好啞忍孤獨

無論你肥瘦或間歇的黑眼圈
還盛讚狀態大勇都無間斷
跟你的周旋 未覺厭倦
肥皂劇一般的片段

你說笑讓我大笑扮幼稚
帶你的愛犬逛街也可以
難道愛護你是我犯了罪
照顧你不能睡 很勞累 望穿秋水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笑著迎合賞面也不能皺
一點對你不好也覺得內疚
即使多忍讓也願接受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卻又情願甘心做你的男友
無奈要遷就你也都緊握你手
緊得好像鎖匙扣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笑著迎合賞面也不能皺
一點對你不好也覺得內疚
即使多忍讓也願接受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卻又情願甘心做你的男友
無奈要遷就你也都緊握你手
緊得好像鎖匙扣

廿四孝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梁勵文   Composer: 謝 傑


無限次為你做接送司機駐守
然後我獨個在汽車裡聽侯
你化妝優悠 唯有接受
要苦等都肯遷就

陪伴你狂買鞋與手袋很襯色
還樂意付賬來顯出我價值
搬貨很出力 從無缺席
疲累但都很積極

你說笑讓我大笑扮幼稚
帶你的愛犬逛街也可以
難道愛護你是我犯了罪
照顧你不能睡 很勞累 望穿秋水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笑著迎合賞面也不能皺
一點對你不好也覺得內疚
即使多忍讓也願接受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卻又情願甘心做你的男友
無奈要遷就你也都緊握你手
緊得好像鎖匙扣

曾自薦做壯士替你搬幾次屋
還願意陪坐來粉飾你雀局
拋低這忠僕 仍有節目
我只好啞忍孤獨

無論你肥瘦或間歇的黑眼圈
還盛讚狀態大勇都無間斷
跟你的周旋 未覺厭倦
肥皂劇一般的片段

你說笑讓我大笑扮幼稚
帶你的愛犬逛街也可以
難道愛護你是我犯了罪
照顧你不能睡 很勞累 望穿秋水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笑著迎合賞面也不能皺
一點對你不好也覺得內疚
即使多忍讓也願接受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卻又情願甘心做你的男友
無奈要遷就你也都緊握你手
緊得好像鎖匙扣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笑著迎合賞面也不能皺
一點對你不好也覺得內疚
即使多忍讓也願接受

做跟得伴侶委屈我已經受夠
卻又情願甘心做你的男友
無奈要遷就你也都緊握你手
緊得好像鎖匙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