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ODD陈思键 - 野蛮控制
作词:ODD陈思键
作曲:ODD陈思键
编曲:吴赫伦Alex x、Lemonova
制作人:吴赫伦Alex x

太多通病 肤浅喜怒
为平庸人的共性
没法抵触 都逃脱不了
多少人的眼睛想把我看透
任何低级别的注意
我从来不想接受
我开始 figure it out
方向盘贴著手
还能控制的所有希望
都控制得久
我开始 figure it out
剩下的夺不走
我开始

都想跟我拍个照
强迫我微个笑
我需要一个舒服的理由
都别往我身边靠
劝你们省点招
我要回到我的星球
空气不新鲜了
快要病变了
怎么可能让我接受这世界
别让我听见了
我不想听见的
屏蔽感官让我重新拥有

也许有人能够
暂时霸占我的座位
但不可能把我支配
等著时间淘汰空虚的灵魂
再把属于我的收回
太多车灯带恨
但却刺不穿我后背
所有情绪放在后备
只有自己才是忠诚的情人
享受孤独著的滋味

向未来偷窥
是孤独的权力
花一生演绎
在所难免
游离
在这个游戏
迟早要就医
根除我 平庸的简历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Feel in the rain
I feel 应该nobody 会
Feeling the same
把自己关闭
去成为唯一
你尽管用力撕碎我的身体
That's useless
当然 just for u
En ah 别无所求
给我个存在理由
我就可旋转地球
没有人能做我精神领袖
看不惯身边的所有人
重复著重复的动作像机器
虚伪的无聊的凡俗的全部
都别想来分割我记忆

都想跟我拍个照
强迫我微个笑
我需要一个舒服的理由
都别往我身边靠
劝你们省点招
我要回到我的星球
空气不新鲜了
快要病变了
怎么可能让我接受这世界
别让我听见了
我不想听见的
屏蔽感官让我重新拥有

也许有人能够
暂时霸占我的座位
但不可能把我支配
等著时间淘汰空虚的灵魂
再把属于我的收回
太多车灯带恨
但却刺不穿我后背
所有情绪放在后备
只有自己才是忠诚的情人
享受孤独著的滋味

向未来偷窥
是孤独的权力
花一生演绎
在所难免
游离
在这个游戏
迟早要就医
根除我 平庸的简历

野蛮控制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ODD陈思键 - 野蛮控制
作词:ODD陈思键
作曲:ODD陈思键
编曲:吴赫伦Alex x、Lemonova
制作人:吴赫伦Alex x

太多通病 肤浅喜怒
为平庸人的共性
没法抵触 都逃脱不了
多少人的眼睛想把我看透
任何低级别的注意
我从来不想接受
我开始 figure it out
方向盘贴著手
还能控制的所有希望
都控制得久
我开始 figure it out
剩下的夺不走
我开始

都想跟我拍个照
强迫我微个笑
我需要一个舒服的理由
都别往我身边靠
劝你们省点招
我要回到我的星球
空气不新鲜了
快要病变了
怎么可能让我接受这世界
别让我听见了
我不想听见的
屏蔽感官让我重新拥有

也许有人能够
暂时霸占我的座位
但不可能把我支配
等著时间淘汰空虚的灵魂
再把属于我的收回
太多车灯带恨
但却刺不穿我后背
所有情绪放在后备
只有自己才是忠诚的情人
享受孤独著的滋味

向未来偷窥
是孤独的权力
花一生演绎
在所难免
游离
在这个游戏
迟早要就医
根除我 平庸的简历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I feel in the sky
Feel in the rain
I feel 应该nobody 会
Feeling the same
把自己关闭
去成为唯一
你尽管用力撕碎我的身体
That's useless
当然 just for u
En ah 别无所求
给我个存在理由
我就可旋转地球
没有人能做我精神领袖
看不惯身边的所有人
重复著重复的动作像机器
虚伪的无聊的凡俗的全部
都别想来分割我记忆

都想跟我拍个照
强迫我微个笑
我需要一个舒服的理由
都别往我身边靠
劝你们省点招
我要回到我的星球
空气不新鲜了
快要病变了
怎么可能让我接受这世界
别让我听见了
我不想听见的
屏蔽感官让我重新拥有

也许有人能够
暂时霸占我的座位
但不可能把我支配
等著时间淘汰空虚的灵魂
再把属于我的收回
太多车灯带恨
但却刺不穿我后背
所有情绪放在后备
只有自己才是忠诚的情人
享受孤独著的滋味

向未来偷窥
是孤独的权力
花一生演绎
在所难免
游离
在这个游戏
迟早要就医
根除我 平庸的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