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未够六岁吗 炎热长假
顽劣时被母亲哭著骂
父亲 正喝著茶 瞄漫画

是我做错吗 还未能化
还在怀念逝去的仲夏
幸福 短得可怕
回头已 消失风化
当 情况不可忍受
立过誓约都有限期
那天起 父母签纸仳离
谁又有 说句对不起

当我过活像箭靶
当我变做大笑话
愿意不惜牺牲去庇护
谁也都未及父母吧
儿女躺于贝壳内任雨打
不会怕遇上险诈
父母分开这一个缺憾
如若贝壳裂开 要独自挨打

恨也恨够吗 无谓评价
明白谁亦试过迁就吧
或者 单枪匹马
才能够 美丽似画
伤 藏到身躯之后
还是会累到筋竭力疲
痛不死 难过感非专利
人大了 勉强学会欢呼
当我过活像箭靶
当我变做大笑话
愿意不惜牺牲去庇护
谁也都未及父母吧
儿女躺于贝壳内任雨打
不会怕遇上险诈
让某天找到终老对象
承诺每晚与子女快乐玩耍

结婚不只吻一下

贝壳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未够六岁吗 炎热长假
顽劣时被母亲哭著骂
父亲 正喝著茶 瞄漫画

是我做错吗 还未能化
还在怀念逝去的仲夏
幸福 短得可怕
回头已 消失风化
当 情况不可忍受
立过誓约都有限期
那天起 父母签纸仳离
谁又有 说句对不起

当我过活像箭靶
当我变做大笑话
愿意不惜牺牲去庇护
谁也都未及父母吧
儿女躺于贝壳内任雨打
不会怕遇上险诈
父母分开这一个缺憾
如若贝壳裂开 要独自挨打

恨也恨够吗 无谓评价
明白谁亦试过迁就吧
或者 单枪匹马
才能够 美丽似画
伤 藏到身躯之后
还是会累到筋竭力疲
痛不死 难过感非专利
人大了 勉强学会欢呼
当我过活像箭靶
当我变做大笑话
愿意不惜牺牲去庇护
谁也都未及父母吧
儿女躺于贝壳内任雨打
不会怕遇上险诈
让某天找到终老对象
承诺每晚与子女快乐玩耍

结婚不只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