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王以太   Composer: 王以太


凌晨回家的你好不好睡
生活的台词你好不好背
沾满酒精地板倒不倒胃口
失灵的指南针找不到北
想要的东西都特别的贵
窗外的景色都特别的美
何时才能够公平得对比来自
里面的雾气和外面的灰
我用手指在雾气中画一幅画
画 有灰尘 高楼大厦
大厦的主人在打著电话
他们打了又打 挂了又挂
对著电话的那一头在咒骂
过了一阵子又轻言细语
下一通变成了感动涕零
情绪是人类最美的意境
语言永远都有弊端 ei
永远表达不完一半 没有
一句话能不留遗憾 没有
哪句话能不留遗憾
我尽量克制在陌生的城市不被三言和两语而左右喜悲
其实我没有一句歌词谁能够做到能完全领会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问我在台上累或不累
绝情的决定悔或不悔
街边的担子你背或不背
我的位置暂时没人顶替
唱歌像醉因为没人清醒
再努把力 再努把力
下一句你一定能够听清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问我该反省配或不配
说我看不到你背后的泪
最后的陪也看不到尾
对不起亲爱的我会失误
专注在对抗这生活制度
沉默是病 对 沉默是病
也只有你才是阿司匹林

你说我太有个性
一言不发却实在要命
我的表达从来不被特定
面对你质疑我伤透脑筋
在舞台说唱我轻点著头
路灯下有我摇头的倒影
你的感受我真的有听
遇见你真是我三生有幸
现在我能说出从来没说过的话
没音乐 怕被你误会
就别 揭示彼此原来的疤
彼此互掐 总有头无尾
轻松得聊聊 眼前的麻烦
关注下今天的天气
让我在无言中牵你
一起的足迹已是遍地
认真的编剧怎么会演戏 (回答我)
在你的眼里我怎么会骗你 (回答我)
你说我够了 交流不是在批奏折
感情不是学功课 说赢了谁记功德
你说要睡了你头疼
你说要睡了你头疼
真的要睡了你头疼
话语像断了的风筝
用什么来跟你谈和
不想跳拉扯的探戈
圆满的感情剩半个
用什么来伪装我忐忑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问我在台上累或不累
绝情的决定悔或不悔
街边的担子你背或不背
我的位置暂时没人顶替
唱歌像醉因为没人清醒
再努把力 再努把力
下一句你一定能够听清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说我该反省配或不配
说我看不到你背后的泪
最后的陪也看不到尾
对不起亲爱的我会失误
专注在对抗这生活制度
沉默是病 对 沉默是病
也只有你才是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王以太   Composer: 王以太


凌晨回家的你好不好睡
生活的台词你好不好背
沾满酒精地板倒不倒胃口
失灵的指南针找不到北
想要的东西都特别的贵
窗外的景色都特别的美
何时才能够公平得对比来自
里面的雾气和外面的灰
我用手指在雾气中画一幅画
画 有灰尘 高楼大厦
大厦的主人在打著电话
他们打了又打 挂了又挂
对著电话的那一头在咒骂
过了一阵子又轻言细语
下一通变成了感动涕零
情绪是人类最美的意境
语言永远都有弊端 ei
永远表达不完一半 没有
一句话能不留遗憾 没有
哪句话能不留遗憾
我尽量克制在陌生的城市不被三言和两语而左右喜悲
其实我没有一句歌词谁能够做到能完全领会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问我在台上累或不累
绝情的决定悔或不悔
街边的担子你背或不背
我的位置暂时没人顶替
唱歌像醉因为没人清醒
再努把力 再努把力
下一句你一定能够听清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问我该反省配或不配
说我看不到你背后的泪
最后的陪也看不到尾
对不起亲爱的我会失误
专注在对抗这生活制度
沉默是病 对 沉默是病
也只有你才是阿司匹林

你说我太有个性
一言不发却实在要命
我的表达从来不被特定
面对你质疑我伤透脑筋
在舞台说唱我轻点著头
路灯下有我摇头的倒影
你的感受我真的有听
遇见你真是我三生有幸
现在我能说出从来没说过的话
没音乐 怕被你误会
就别 揭示彼此原来的疤
彼此互掐 总有头无尾
轻松得聊聊 眼前的麻烦
关注下今天的天气
让我在无言中牵你
一起的足迹已是遍地
认真的编剧怎么会演戏 (回答我)
在你的眼里我怎么会骗你 (回答我)
你说我够了 交流不是在批奏折
感情不是学功课 说赢了谁记功德
你说要睡了你头疼
你说要睡了你头疼
真的要睡了你头疼
话语像断了的风筝
用什么来跟你谈和
不想跳拉扯的探戈
圆满的感情剩半个
用什么来伪装我忐忑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问我在台上累或不累
绝情的决定悔或不悔
街边的担子你背或不背
我的位置暂时没人顶替
唱歌像醉因为没人清醒
再努把力 再努把力
下一句你一定能够听清
What can I say~what can I say~
你说我该反省配或不配
说我看不到你背后的泪
最后的陪也看不到尾
对不起亲爱的我会失误
专注在对抗这生活制度
沉默是病 对 沉默是病
也只有你才是阿司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