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太一   Composer: 太一


清扬 于沙尘中
昼夜游荡
远方
西凉
虎狼
我 刺 了马儿
我 拔 了高梁
双脚呢
( 我找不到双脚咧 )
“太一..太太一…..”
“太一..太太一…..”
( 我找不到双脚咧 )
“太一..太太一…..”
“太一..太太一…..”
“汪”

涂写像个画师
似乎更加固执
脉搏都在倾世
我就是不干净的 “诗”
指认不该的指
释怀不该的事
可那很惨景的痴
怎么能甘心拍胸的 “是”
字字珠玑的三横直接撤销我人生
赤裸挺胸不管轻重年迈也嚷著骄横
诚虔吐的口水
我倒写的后悔
所以永远强
永远永远永远强
“上而长”
“长之上”
登顶纸高塔
锈制式的莲花
睡在铁轨上的青石沙
风划光
卷云成白浪
鸦儿望
反调向阳
“不是..我狂..”
“在座是否忌讳我是谁?”

生而為一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太一   Composer: 太一


清扬 于沙尘中
昼夜游荡
远方
西凉
虎狼
我 刺 了马儿
我 拔 了高梁
双脚呢
( 我找不到双脚咧 )
“太一..太太一…..”
“太一..太太一…..”
( 我找不到双脚咧 )
“太一..太太一…..”
“太一..太太一…..”
“汪”

涂写像个画师
似乎更加固执
脉搏都在倾世
我就是不干净的 “诗”
指认不该的指
释怀不该的事
可那很惨景的痴
怎么能甘心拍胸的 “是”
字字珠玑的三横直接撤销我人生
赤裸挺胸不管轻重年迈也嚷著骄横
诚虔吐的口水
我倒写的后悔
所以永远强
永远永远永远强
“上而长”
“长之上”
登顶纸高塔
锈制式的莲花
睡在铁轨上的青石沙
风划光
卷云成白浪
鸦儿望
反调向阳
“不是..我狂..”
“在座是否忌讳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