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林利南、黃鬱   Composer: 游鴻明、鮑比達


编曲:洪敬尧

心若倦了 泪也干了
这份深情 难舍难了
曾经拥有 天荒地老
已不见你 暮暮与朝朝

很少有机会见到那个女人
她是那种 让人一眼难忘的人
长长的头发 紧贴到细薄的双唇
怎么有人 美得如此不沾风尘

偶然间我和她错身在走道
她低著头快步地移动双脚
她又让我联想到一只小鸟
终生被囚禁在一座监牢

有一段时间 在夜里闭上眼
偶尔也会听见 有点低沉的一阵歌声
用一种很轻的口吻 反复唱著
心中那一段 不去的伤痕

回忆过去 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 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 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 情难了

我是第一个和她说话的人
这也成为大楼里的八卦新闻
听说那男人 有家世出身是豪门
她的身份 则是做他背后的女人

如果是这样的关系太伤人
又为何要甘心的将自己绑捆
当感情纠缠到难以放手
让多少有情人都为爱消沉

有一段时间 在夜里闭上眼
偶尔也会听见 有点低沉的一阵歌声
用一种很轻的口吻 反复唱著
心中那一段 不去的伤痕

回忆过去 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 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 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 情难了

终于第一次见到她的男人
靠著车门她的双肩微微抽动
微暗的灯光 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今夜是否还会听见 她的歌声

楼下那个女人 (Lou Xia Na Ge Nu Ren (The Woman Downstairs))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林利南、黃鬱   Composer: 游鴻明、鮑比達


编曲:洪敬尧

心若倦了 泪也干了
这份深情 难舍难了
曾经拥有 天荒地老
已不见你 暮暮与朝朝

很少有机会见到那个女人
她是那种 让人一眼难忘的人
长长的头发 紧贴到细薄的双唇
怎么有人 美得如此不沾风尘

偶然间我和她错身在走道
她低著头快步地移动双脚
她又让我联想到一只小鸟
终生被囚禁在一座监牢

有一段时间 在夜里闭上眼
偶尔也会听见 有点低沉的一阵歌声
用一种很轻的口吻 反复唱著
心中那一段 不去的伤痕

回忆过去 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 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 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 情难了

我是第一个和她说话的人
这也成为大楼里的八卦新闻
听说那男人 有家世出身是豪门
她的身份 则是做他背后的女人

如果是这样的关系太伤人
又为何要甘心的将自己绑捆
当感情纠缠到难以放手
让多少有情人都为爱消沉

有一段时间 在夜里闭上眼
偶尔也会听见 有点低沉的一阵歌声
用一种很轻的口吻 反复唱著
心中那一段 不去的伤痕

回忆过去 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 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 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 情难了

终于第一次见到她的男人
靠著车门她的双肩微微抽动
微暗的灯光 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今夜是否还会听见 她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