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鍾永豐   Composer: 林生祥

风神125
母亲口白╱曾秀梅

O.S (母亲口白):
成仔,耕田是耕毋出水 (成仔,耕田是耕不出油水)
汝又冇读到有书 (你又没读到什 书)
毋当出去学一个技术 (不如出去学点技术)
人讲呀,百番头路百番难 (人说,百种工作百种难)
就算讨食也冇清闲 (就算乞食也不清闲)
成仔,爱煞猛认真做喔 (成仔,要努力认真做)
他人系驶个BMW啊 (别人家如果开辆BMW)
挨等是铁牛车罔拖 (我们就铁牛车勉强拖)
罔拖罔拖定著会有高进介日呐 (凑合凑合一定会有高进的日子)

送挨出庄汝讲介话 (送我出庄妳讲过的话)
挨冇腆放歇半下 (我一刻也没忘)
但系阿姆这十年日呐 (但是母亲这十年日子)
挨像冇点主介鬼 (我像无主游魂)
觅过头路一项又一项 (工作干过一样又一样)
哀哉!冇半项有望 (哀哉!没半样有希望)
交过细妹一只过一只 (女孩交过一个又一个)
通概冇半只兜搭 (一概都难以成双)通概冇半只兜搭 (一概都难以成双)

经济起泡挨人生变泡 (经济起泡我人生幻灭)
离农离土真登波 (离农离土真波折)
毋当来归!毋当来归! (不如归乡不如归乡)
阿姆原谅挨来归 (母亲原谅我要归乡)
挨爱舍死归到山寮下 (我要舍命回到山寮下)
重新做人 (重新做人)
挨爱归到山寮下重新做人(我要回到山寮下 重新做人)

成仔,爱煞猛认真做喔 (成仔,要努力认真做)
他人系驶个BMW (别人家如果开辆BMW)
挨等是铁牛车罔拖 (我们就铁牛车勉强拖)
罔拖罔拖定著会有高进介日呐 (凑合凑合一定会有 高进的日子)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125 (我骑著风神125)
直别这只发廅介都市 (辞别这个哮喘的都市)
菜鸟哇、目镜仔、鸡屎洪仔 (菜鸟仔、目镜仔、鸡屎宏)
我是正坏势(河洛话)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125 (我骑著风神125)
荦确荦确呼天呼地 (老旧松脱呼天抢地)
屌伊景气 么该前途呐 (管它景气什么前途啊)
挨不在乎 (我不在乎)

伯公伯公,子弟撖汝颔头 (土地公土地公,子弟向您点头)
挨撖汝颔头 (我向您点头)
拜托拜托拜托路灯火全部切卑伊乌哇 (拜托拜托,把路灯全部都关掉)
毋使问尔子弟做么该爱归来呀 (不必问您的子弟为何要跑回来呀)
毋使问尔子弟做么该爱归来呀 (不必问您的子弟为何要跑回来呀)
怎是会走归来呀

伯公伯公,子弟撖汝颔头 (土地公土地公,子弟向您点头)
挨撖汝颔头 (我向您点头)
拜托拜托,拜托左邻右舍好睡目也呀 (拜托拜托,左邻右舍该睡觉了啊)
莫奔佢等问这子弟怎会走归来呀 (不要让他们问为什 要跑回来呀)
莫奔佢等问这子弟怎会走归来呀 (不要让他们问为什 要跑回来呀)
莫按多挨膦好问呀 (不要让他们这 多问)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125 (我骑著风神125)
夜色起乩星仔绉筋 (夜色起乩星儿抽筋)
椰子树槟榔树电火杵 (椰子树槟榔树电火杵)
全全著惊 (全都受惊)
就系按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一二五 (我骑著风神125)
接上县道一八四 (接上这条县道184)
阿丰牯、生仔摆、裕牯膦 (阿丰牯、生仔摆、裕牯膦)
挨麻倒归来也哟 (我也回来也了哟)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伯公伯公伯公伯公...挨绥爱归来也哟


風神125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鍾永豐   Composer: 林生祥

风神125
母亲口白╱曾秀梅

O.S (母亲口白):
成仔,耕田是耕毋出水 (成仔,耕田是耕不出油水)
汝又冇读到有书 (你又没读到什 书)
毋当出去学一个技术 (不如出去学点技术)
人讲呀,百番头路百番难 (人说,百种工作百种难)
就算讨食也冇清闲 (就算乞食也不清闲)
成仔,爱煞猛认真做喔 (成仔,要努力认真做)
他人系驶个BMW啊 (别人家如果开辆BMW)
挨等是铁牛车罔拖 (我们就铁牛车勉强拖)
罔拖罔拖定著会有高进介日呐 (凑合凑合一定会有高进的日子)

送挨出庄汝讲介话 (送我出庄妳讲过的话)
挨冇腆放歇半下 (我一刻也没忘)
但系阿姆这十年日呐 (但是母亲这十年日子)
挨像冇点主介鬼 (我像无主游魂)
觅过头路一项又一项 (工作干过一样又一样)
哀哉!冇半项有望 (哀哉!没半样有希望)
交过细妹一只过一只 (女孩交过一个又一个)
通概冇半只兜搭 (一概都难以成双)通概冇半只兜搭 (一概都难以成双)

经济起泡挨人生变泡 (经济起泡我人生幻灭)
离农离土真登波 (离农离土真波折)
毋当来归!毋当来归! (不如归乡不如归乡)
阿姆原谅挨来归 (母亲原谅我要归乡)
挨爱舍死归到山寮下 (我要舍命回到山寮下)
重新做人 (重新做人)
挨爱归到山寮下重新做人(我要回到山寮下 重新做人)

成仔,爱煞猛认真做喔 (成仔,要努力认真做)
他人系驶个BMW (别人家如果开辆BMW)
挨等是铁牛车罔拖 (我们就铁牛车勉强拖)
罔拖罔拖定著会有高进介日呐 (凑合凑合一定会有 高进的日子)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125 (我骑著风神125)
直别这只发廅介都市 (辞别这个哮喘的都市)
菜鸟哇、目镜仔、鸡屎洪仔 (菜鸟仔、目镜仔、鸡屎宏)
我是正坏势(河洛话)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125 (我骑著风神125)
荦确荦确呼天呼地 (老旧松脱呼天抢地)
屌伊景气 么该前途呐 (管它景气什么前途啊)
挨不在乎 (我不在乎)

伯公伯公,子弟撖汝颔头 (土地公土地公,子弟向您点头)
挨撖汝颔头 (我向您点头)
拜托拜托拜托路灯火全部切卑伊乌哇 (拜托拜托,把路灯全部都关掉)
毋使问尔子弟做么该爱归来呀 (不必问您的子弟为何要跑回来呀)
毋使问尔子弟做么该爱归来呀 (不必问您的子弟为何要跑回来呀)
怎是会走归来呀

伯公伯公,子弟撖汝颔头 (土地公土地公,子弟向您点头)
挨撖汝颔头 (我向您点头)
拜托拜托,拜托左邻右舍好睡目也呀 (拜托拜托,左邻右舍该睡觉了啊)
莫奔佢等问这子弟怎会走归来呀 (不要让他们问为什 要跑回来呀)
莫奔佢等问这子弟怎会走归来呀 (不要让他们问为什 要跑回来呀)
莫按多挨膦好问呀 (不要让他们这 多问)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125 (我骑著风神125)
夜色起乩星仔绉筋 (夜色起乩星儿抽筋)
椰子树槟榔树电火杵 (椰子树槟榔树电火杵)
全全著惊 (全都受惊)
就系按呐 (就是这样)
挨骑著风神一二五 (我骑著风神125)
接上县道一八四 (接上这条县道184)
阿丰牯、生仔摆、裕牯膦 (阿丰牯、生仔摆、裕牯膦)
挨麻倒归来也哟 (我也回来也了哟)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就系恁呐 (就是这样)......
伯公伯公伯公伯公...挨绥爱归来也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