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愛的直接 不一定直線抵達終點
愛的隨性 所以總還在尋覓
於是我們開始愛的理性 卻好不容易
而愛的不夠實際 最後往往無法順利

跌跌撞撞走走停停
愛了又收收了又愛

原來我們都是這樣
愛 簡單/不簡單


累積八年的洶湧感性
爐火純青的收放自如
好聽耐聽
聆聽系好音樂
許多歌曲在她的歌聲中才開始擁有了療癒的力量,
許多人在她的歌曲中發覺和檢視自己靈魂的空隙、缺失的那一個角落,
但轉眼她開口又逗的我們前仰後翻,
讓我們又哭又笑不能自己,
她是黃小琥。
最戲謔人生的療癒歌后 最不正經的靈魂歌手
用一種簡單自在卻深刻直接,
繼續唱,繼續感動,繼續讓我們又哭和又笑,
那樣簡單自在的感動力和感染力看似簡單,
卻很不簡單。

■黃小琥的簡單

「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同一首歌就算唱了一萬遍,每一次我都要比上次唱的更好。因為就算這首歌我唱了一萬遍,台下的觀眾,可能是第一次聽我唱。」

黃小琥在一次雜誌訪談中,淡淡的說著自己對於唱歌的想法,沒有太多的情緒和手勢,像描述自己日常作息般平淡自然,也像總是棒球帽,運動褲就現身公司開會一樣,黃小琥從頭到尾都很簡單,她說自己「不管台上或台下,只求自在就好。」;

也如同有pub女王之稱的黃小琥的簡單是,
把唱歌當作宗教,唯一信仰,不期待鼓勵,不眷戀掌聲,不被台下觀眾的眼神影響,
所以可以繼續永遠那麼投入的唱,沒有迷惘,沒有困惑,那麼簡單單純的繼續演唱本身。

也如同有滅絕師太之稱的黃小琥的簡單是,
和絢爛舞臺很反差的想體驗人生,過簡單的生活,不專注打扮漂亮,
而是出門逛逛菜市場,買新鮮食材,燒菜煮飯,打打毛線,享受生活中簡單卻很值得享受的事物。

■黃小琥的不簡單

有人說她的聲音像帶著菸味,那是一種生活感和故事感,
總是在歌曲結束後,還有餘味,停在我們身上,飄散在四周久久無法散去。

有人說她詮釋歌曲的方式像卸掉面具,那是一種簡單和真實,
像脫掉衣服、像赤腳,赤裸裸唱透我們心底深處的糾糾結結,
我們同時也像被卸掉了面具,然後溫暖直襲而來,因為彷彿開始被了解和開始去了解。

黃小琥之於一首歌,
總是滿載了我們所有能想像與不能想像的豐富情感,
但卻輕鬆的像信手拈來。

「我從很早就知道什麼是現實,人生百態與人情冷暖,我體悟很多,人生的起起伏伏,我都經歷過;
我透過唱歌認識自己,肯定自己,進而表達情感、體驗人生。」
黃小琥曾經那麼解釋自己,
解釋那些情感充沛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