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一條路

山歌一條路

Released

Album Intro

音樂終究是最誠實的,什麼樣的歌裡能見到什麼樣的人。
在《山歌一條路》這張專輯裡,能夠聽見黃連煜和山的對話,
那山,是心裡對家的依戀,是對攏聚客家族人核心精神的理解,
是對自己所愛與所追尋的坦蕩表白。

這張專輯的血統純正但組成複雜,
像似浪遊的孩子終於熟成回到山的裡面,
因為歷練而透徹的眼能重新看見山,
因為世故而謙卑的心能被山包容。
於是以傳統山歌的深藴為基底,加了各式曲風的調味,
依舊唱詠著現代客家人無論日常的還是冒險的內斂與無懼。

這張專輯,是黃連煜追尋自己根本的過程,
山歌是起點,也是終點,
山歌一條路,是黃連煜半生的行走,走出一條回家的路。

透過兩年的客家采風與台灣的客家莊行腳、演出,
黃連煜萃取了傳統山歌的情致韻味,灌注了客家性格的現代經驗,
以自己半生練就的火候,冶鍛出這張屬於當代的客家山歌,

山歌,究竟應該是成長在生活裡的歌。

過去山裡有歌
現在歌裡有山
山在我的歌裡面 我在山裡面
——黃連煜

1、序曲《過山拉》,取材了男女的道別與回應,穿透一山又一山的的歌聲嘶吼,勾勒出山歌的原形:來自山野間最真誠的情感傳達。

2、歡愉曲風諧擬唸白的《山歌王》,表達對山歌前輩充滿生活智慧、信手拈來皆歌謠的敬意。

3、《祭矮屋》作者試圖和徘徊夢中的矮屋對話,兒時生活的矮屋雖然拆掉不在了,但磨滅不掉的是成長的苦澀氣味,以及對家的想望。

4、古味盎然的《花界情人》,歌詞採用梅州七言五句的竹板歌詞,描寫另一種山歌的樣貌:在各市集跑場的膏藥販子,貪戀女色四處留情的灑脫。

5、在中國山歌尋根之旅中,奇人軼事的互動也納入歌的故事。《沒那必要》主角是個死不肯講普通話的客家人,用生猛的饒舌說唱,帶出對母語的自豪堅持。

6、《土樓阿哥》背景是因政策需求變更為觀光園區的客家聚落,一行人未見著知名山歌大王,反而碰見無名高手的驚喜。

7、出外遊子和苦力階層的打拼,始終是黃連煜關注的命題,《西部》是離家闖盪遊子的孤注一擲,更暗喻把西進中國當所有希望的荒謬。

8、《來去梅州賣豆腐》的叫賣小販,編曲是截然不同的內斂深沈,他賣的不只是客家豆腐,更販賣軟實力:攢錢只為兒女教育、幽默認命的智慧。

9、專輯倒數兩首歌回到尋根主題,用吉他撩撥出不同風情。《祖訓》的寂寥吉他鋪陳,是黃家遊子「日久他鄉即故鄉」的豁達,也是「惟願蒼天垂庇佑」的信仰。

10、壓軸曲《山歌一條路》,是整張專輯最過耳難忘的療癒旋律,山歌王尋覓著下一站,探索途中迎面而來滿滿客家鄉親的溫情。全專輯的輪廓一如《山歌一條路》,寫的是人情回憶,寫的是對母語文化的敬意。「山歌啊一條路,家鄉啊一條路」壓軸曲的雋永吉他和弦,像曲中親切款待的客家鄉親、像旅行中令人放心的帶路人,帶領聽眾到聆聽終點,也意味著黃連煜在探索山歌文化的虔誠行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