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與蘋果

橘子與蘋果

Released

Album Intro

我們都只是 靜止的生物
住在皮囊裏 卻無拘無束
98年度行政院新聞局樂團有聲出版品補助獲選優良樂團
靜物樂團。橘子與蘋果

王力宏友情跨刀提琴獨奏
美國N.E.R.D永生樂團鼓手Eric Fawcett台美跨國協同專輯製作
李格弟、吳向飛、易家揚、葛大為四位名詞家共襄盛舉
鑽石級幕後製作團隊美學打造,國際級編曲美國製造
單曲「我在歐洲,打電話給你」福特Ford Fiesta Movement年度形象曲
2009台灣樂團節專業評審團強力背書認證

請靜靜的大聲歡迎「靜物樂團」
● 是這樣的「橘子與蘋果」

「橘子與蘋果的屍體,好端端的幾隻蒼蠅,忍不住的舉行婚禮,搶奪了可憐兮● 是這樣的「靜物」

Lisa 和 Eric,他們叫自己「靜物」,取名有著藝術作品的意涵,希望藉著從「靜物」那沈默忠實的畫面底蘊所衍生的、對基礎面的省思,經由拼貼的隨興、組合的恣意,來與聽眾交感出更多更獨特的體會。

這並非對現有體制的挑戰,而是希望營造出足堪思考的氛圍,傳達音樂無限的概念,畢竟自由,才是音樂所應為的解放與開啟,對於任何指令和引領,本來就可以自然合理地懷疑、抑或是上綱下探。

- 所以,專輯中所有歌曲,都是先有詞才有曲。
擁有四個聲韻的中文,本身就是極富音樂性的,而在時下先曲後詞的思維裏,往往受限於音調高低與旋律結構,故本專輯把歌曲情境的主導權交給文字,讓高度揮灑的詞語能賦予作品更深刻的靈魂

- 所以,聽本專輯時,請聽全部的聲音,而不是只有演唱部份。
人聲當然是演唱作品的重點,但在本專輯中,因為運用了大量的傳統樂器和打擊樂器,亦置入了不少合成音效與程式設計,並以跳脫固有習性的配器呈現,故希望聽者欣賞這些精心搭配後能體會,決定音樂好聽與否,不該只從歌手的嗓音,而是歌曲中所有聲音的組合鋪陳。

- 所以,被收錄的作品,不是依巿面上的制式格律而創作的。
音樂作品所傳達的是意境,儘管音效元素諸多層次、再加上文字故事的敍述,但每個段落和行進之間仍是有邏輯性的,文字與文字、聲音與聲音、文字與聲音在同一個空間出現時,架構成接續而集中的訴求,仰賴的都是彼此間的關聯性,而非受市場上所謂的主副歌公式所制約。

就像幅畫、就像本書,制式是它要讓你接收到的、自由是它能讓你發想到的。

聽「靜物」的東西,就像遇上個每次見面都穿著不同顏色的衣服、有著不同的表情、要帶著你去不同地方的朋友,驚喜、多樣、易感、且靈感滿溢。

他們不要人們那「原來這樣也可以」的半鄉愿,而是希望大家能夠獨立堅強的思考「那樣也許會更有趣」。

最後,若你能夠認同,無聲是最大的聲響這種思維,那麼相信可以體會,「靜物」就是那最忙碌的 (生) 物。

忙著組裝、忙著融合、忙著解放受困感知、忙著激出思維藍海…簡單來說,就是忙著製造出聲響 - 好讓我們自然地發現自己的另一個世界、且與之聯繫。

你可能覺得這一切像個很「達達」的主意 (注意,不是主義),但他們其實只是帶來了個乍聽之下不很習慣的好玩意兒、卻可能讓你的感覺迸發、漫天滿地。

請靜靜的大聲歡迎「靜物樂團」。

兮。貪戀也僅止於此,反射性的垂憐三尺,我也不禁歎為觀止…」

以上是何欣穗 Ciacia 的 2002 年專輯「她的發光搖擺」中「我的歌詞」的歌詞,也是「橘子與蘋果」的緣由。

應該往嘴裏塞的橘子與蘋果,卻成了一動不動的屍體;把停著的幾隻蒼蠅,看做在舉行婚禮,然後貪戀與垂憐出現,然後驚嘆…

也許我們永遠不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詮釋和情緒,卻無法否認當下次看到橘子、蘋果和蒼蠅時,應該不只會想到橘子、蘋果和蒼蠅…

就像一個旅居海外二十多年的女子,卻回到了台灣出唱片;就像一個常和哥兒們作音樂的男子,卻首度和異性組團…現在,他們一起發了張專輯。應該是什麼樣子、作什麼事的人,原來都不是所預期的那樣。

不相干的橘子和蘋果,放在一起便成了水果乙份,然後就會多了幾樣可能的擺盤、多了幾種調合的滋味、多了幾款不同的看待。

再問一句,橘子與蘋果,會讓你想到什麼?

經濟學家說,是種另類的理論,意指事物都有值得探尋的另一面。
科技報導說,是指在英國上演的電信割喉戰。
東區達人說,是提供午茶蛋糕吃到飽服務的工坊系列連鎖餐廳。
也許你會說,是指兩種水果。
Lisa 和 Eric 則說,它們是「靜物」。
以上皆對。

不解?很正常,好奇?多少吧,會是怎樣?相信你已有了「你的」感覺,而那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