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娛樂世代,速朽與經典共存
大娛樂家,樂壞與累壞交加
2020s年代狂想曲
定格人生悲喜舞臺
汪蘇瀧新專輯《大娛樂家》同名主打
聯手傳奇詞人李格弟 解剖娛樂奧義

隨著汪蘇瀧新專輯《大娛樂家》同名主打上線,汪蘇瀧專輯第二幕正式開演。而截止至本曲上線時間2020年10月15日10點,汪蘇瀧在本年度所參加錄製的綜藝節目已達18場。娛樂,儼然已成為汪蘇瀧的今年的新關鍵字。打開電視機,人們看到的汪蘇瀧是一個孩子氣的夢想家,一個脫力系甩梗員,一個不放過任何機會施展惡作劇的意外製造者,他總能為觀眾帶來歡樂。

也許,現在是時候了,他能給大家分享一點,關於《大娛樂家》的故事。

到底什麼是娛樂?其實都說不準。
娛樂是速朽的,當你把電視機關掉的那一刻,它就結束了。娛樂是永恆的,都過去快一個世紀了,看到卓別林擰螺絲的樣子還是讓人想笑。
娛樂是廉價的,你不需要花費分毫,只需要在手機螢幕上滑動幾下,就有人爭前恐後地想要博取你的注意力。娛樂是貴重的,什麼是真正的快樂?
真金白銀也未必能買得到。

娛樂是平凡的,每個人都享有娛樂的權利,它不被壟斷,不是某些人的專屬,不需要你開會員開VIP。娛樂是偉大的,《摩登時代》、《雨中曲》、《上帝也瘋狂》、《費城故事》……這些璀璨之作帶給我們的不僅是歡笑,且是作為人類文明結晶而被銘記,足夠冠以偉大之名

娛樂是開心的,這不用再贅述。娛樂是痛苦的,大師卓別林曾曰,用長鏡頭看生活,生活是一部喜劇;你若用特寫鏡頭看生活,生活就是一部悲劇。
娛樂是自己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只有自己才能決定自己的快樂。娛樂是他人的,你看這麼多的表演者在臺上,努力地演出也許並不屬於他們的悲喜,用力地摔一跤,再用力地笑。娛樂大家,此之謂大娛樂家。

汪蘇瀧謹以毫不掩飾的熱情,用華麗搖滾(Glam Rock)呈現《大娛樂家》——這張專輯的同名主打。他用經典搖滾樂元素打造出閃閃發光的亮片,像是大娛樂家的華服盔甲;濃墨重彩的管弦樂則是他精心打造的舞臺;汪蘇瀧在疲憊與激昂之間劇烈搖擺,不要懷疑他對娛樂的曖昧和刻意模糊,他所唱出的就是他所理解的“大娛樂家”。
這也是汪蘇瀧第一次嘗試“先詞後曲”的創作,在邀得左手寫詩、右手寫詞的傳奇詞人李格弟的詞作後,汪蘇瀧以區別過往個人風格的全新創作語言,打造了這首帶有強烈敘事氛圍的歌曲,也是他對《大娛樂家》這張專輯的最佳詮釋。

所以,你如果非得問汪蘇瀧,大娛樂家究竟是怎樣的?他會說,他也不清楚,他腦海中也是面目模糊。歌裡的大娛樂家是他,也不是他,甚至有可能是正在聽著這首歌的你。但如果非得要給娛樂下一個定義的話,他會說下面八個字,也是李格弟在《大娛樂家》歌中所寫的——

“娛樂至上,享受症狀。”

Full Track

1
大娛樂家 (The Greatest Showman)
汪蘇瀧 (Silence Wang)
  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