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舞曲

圓舞曲

Released

Album Intro

許哲珮 三拍概念創作專輯《圓舞曲》
Peggy Hsu [ La Valse ]

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
第七張全創作音樂作品

《圓舞曲》— 獻給你心中 從未真正長大的小孩

踮起腳尖 離天空更近一點
每三拍為一個單位

旋轉 滑步 親吻你皺起的眉頭
在琴聲的波浪裡 自由地跳舞

用身體 和流動的風對話
直到摩天輪 把受傷的星星接回地面

離心的等待 又回到原點
直到遺忘的 再次被輕盈地記起

每個小孩 都曾鼓動過背上的翅膀
每個大人 都仍渴望飛翔

專輯介紹
「相信」 是這世上最溫暖的祝福

《圓舞曲》就像一個施有魔法的音樂盒,當盒蓋掀起,我們紛紛跌入通往另一個時空的垂直通道,心與心的齒輪轉動了,讓靈魂醒來的發條也開始倒數計時。音樂盒的鏡子前有個獨舞的女孩,但她並不孤單,因為「音樂」一直都是和她最有默契的舞伴,而「相信」則是她能夠給予這世界最溫暖的祝福。

這是一張所有歌曲及樂句皆由「三拍子」構成的專輯,其精緻的音樂性表現在搖滾、抒情、爵士與民謠等不同曲風的表情與姿態之中。在充滿想像空隙的穩定節奏裡,各種繽紛奇異的角色與聲響從舞台布幕後冒出,加入了這場幻夢一般的神秘舞會。

《圓舞曲》是「孩子王」許哲珮對所有夢想重返童話的大人的邀請,她相信每個人都擁有一雙藏在記憶裡的魔法舞鞋,只要穿上它,便能展開一趟屬於自己的奇幻飛行。打開音樂盒吧!聽她的歌聲像一顆騰空的寶石,遠看是幸福的星星,近看是悲傷的眼睛,無論是眼淚或微笑,都乾淨地能夠讓人看見自己。正如同「三拍子」是一種帶人轉圈、離開而後回到原點並開啟下一個循環的節拍,我們將一次又一次地從《圓舞曲》的最後一首歌,回到第一首歌;我們也將從她的歌聲,回到自己的故事裡。

歌曲介紹

《Tippy Toes》/ 古典優雅的小型音樂劇
曾有一顆心,從不懼怕黑暗,看得見精靈的孩子在睡前關燈,轉身能迎來整面發亮的星空。這幾年Peggy參與許多音樂劇的演出及音樂設計,劇場經驗成為她音樂中的重要養分。Peggy首次和以劇場/電影配樂入圍金曲獎與金馬獎的音樂製作人王希文合作,飽滿的編曲由小型管弦樂團以現場同步收音的方式錄製而成。這是一齣古典優雅的小型音樂劇:輕盈的琴聲領路,長笛、豎笛與低音管像一群在夢中盤旋的青鳥,牠們掀起銀河的裙擺,聲響的流線像圓滑的花瓣初次綻開,音樂劇的舞台在木管的氣流中心旋轉,一個小女孩踮起腳尖,滑出屬於自己的第一道舞步。腳尖越踮越高,彷彿下一秒就能飛起來;天空很近,生命中許多的第一次,都值得紀念。

《假如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我的》/奇想繽紛的輕爵士
繼〈白日夢飛行〉、〈有的沒的〉之後,白日夢系列的第三部曲。「宇宙人」小玉的編曲融合了未來感與復古奇想的反差,透過想像力的神奇濾鏡,包容了所有荒誕的不可能與任性。這首繽紛歡樂的輕爵士單曲,是從僵化的生活中所理出的一條鬆動的線頭,不知何時將被原本正襟危坐在暖爐旁的貓咪叼走。像是施咒又像是祈禱一般地唱著:假如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我的,假如愛與永恆都是真的。

《孩子王》/鋼琴弦樂交織的抒情曲
「孩子王」是一種最愛玩也最勇敢的角色,不是因為身體打不壞才敢衝鋒陷陣,而是明知會受傷,卻仍然願意作夢的人。這首歌Peggy要獻給「過去的自己」,也為了那些曾經依偎在她身邊,信任著她,仰望著她的孩子們而唱。終有一天你們會變得和現在很不一樣,長大這件事,有時循序漸進,有時卻只是一夕之間。但願我們始終能相互陪伴,記得此刻真誠對待彼此的深深喜歡。除了鋼琴與弦樂完整編制的華麗「成人」版本,實體專輯也特別收錄了以Acoustic吉他伴奏的清新「小孩」版本。

《我們一起睡覺》/發光搖籃曲
「噓」一聲之後,三拍子的鐘擺逐漸鬆弛白日的防衛,最美好的浪漫或許只是躺在那個令人安心的人身邊,嘴角放鬆,微笑揚起,和他一起沈入睡眠後的國度。這首歌是Peggy與「馬戲團」一同完成的發光搖籃曲,他們以遊樂的方式編曲,用音符堆積木,用節奏盪鞦韆。編曲靈感來自Peggy某年聖誕節造訪迪士尼時所看到的城堡下的星光遊行, Peggy希望這首歌能夠像夢裡的彼得潘一樣飛翔。說晚安時聽這首歌,在夢裡也聽這首歌,分享睡前來不及說完的故事,鐵片的琴聲,像是灑落在潔白羽毛尾端上的金蔥,讓它撥去身上的舊灰塵,醒來後,又是乾淨明朗的一天。

《愛是…》feat. Tizzy Bac陳惠婷/黑白魔法過招的民謠搖滾
向住在心裡的人,多要一個擁抱;向終究會走的人,再要一點傷口。愛情裡的人格分裂,自己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低聲嘶吼,哪顆蘋果吃了沒事?誰才是矛盾與爭執最終的真實?獨立樂團「Tizzy Bac」女主唱陳惠婷跨刀合唱,Peggy好友奧斯卡編曲,「馬戲團」演奏。這是一場黑白魔法的交會與過招,Peggy創作時便以惠婷為故事中另一要角去構思歌曲結構,惠婷如同女王般的氣勢與完美詮釋,對比出Peggy的優柔甜美,以及兩人在聲線、態度與語氣上的反差,編曲也如同舞台劇掌管氣氛的燈光變化,做出相異的角色出場的層次感。當白魔法遇上黑魔法,為愛瘋狂的人都是分歧的異端,民謠與搖滾的曲風像火焰與冰霜的兩極,融合在重節奏的鼓聲裡。「愛」是多麼耳熟卻無法停止聆聽的命運。

《半支舞》/迷幻電音華爾滋
破舊的小劇院裡,身體由機械螺絲與關節組成的女孩,不由自主地舞動著塑膠皮質下的骨架。迷幻的電音規律地落在三拍子的節點上,突起的聲音,是可觸摸的神經叢,傳導迷幻的電流。編曲奧斯卡在這首歌裡把玩了許多蒐集已久但一直未有適當時機使用的奇特音色,Peggy在和編曲溝通的過程中就像一個導演一般,興奮地描述出她想像的畫面、劇本與故事情節。當失焦的大眼睛凝望著台下的某人,沒有生命的線偶,為何會有一顆為了愛而絕望的心?詭異的半音,失去結局的半支舞,終曲結束在Tim Burton式的憂傷獨白中,徒留陣陣心酸。

《轉圈圈》feat.十九兩樂團/流浪迴旋的歐式圓舞曲
曾經收錄在許慧欣(eVonne)2006年的專輯《謎》當中。相異於當時版本所表現的華麗憂傷,這次Peggy選擇以更孤寂的方式還原歌曲本身的樣貌與質地。行經某地的街頭音樂家,在清涼的月光下重複演奏著迴旋的樂聲。原地逗留的旅人不肯回家,他是孤單、迷惘但仍未放棄尋找的人。「馬戲團」吉他手Eric與獨立組合「十九兩樂團」以即興錄音的方式演奏出一首具有法國風味的圓舞曲,音樂家的鄉愁與寂寥,流浪在古典吉他、手風琴與中提琴交錯的喃喃自語之中。在一首歌的時間裡,暫時忘了沿著圓周切線疾速飛走的眼淚,跟一個陌生人一起轉圈圈,直至暈眩。一個轉圈,就是對一個異地的告別。

《我數到三》/ 童趣捉迷藏電音
單純直白的歌詞,紀錄某個Peggy做過的夢,採用電子音樂常用的LOOP與配器,但有別於傳統的編曲手法,重新去敘述一場藏匿於森林與樹屋之間的躲貓貓。這是Peggy19歲時的創作,她想像這會是一首適合搭配歐洲獨立電影片段的歌曲,編曲裡叮叮噹噹的音色像是撒了精靈粉末一般,變得有點調皮,帶Peggy回到多年前的夢境裡,再玩樂一個下午。

《催眠 》/ 夢遊催眠曲
隻身在半睡半醒的森林裡行走,大提琴是貓頭鷹夢遊的呼吸聲,所有人都睡著了,彼此交換秘密的靈魂排著隊,被一隻巨大的手推往黑暗的入口。一千層蓊鬱的巨木遮蓋日光的打擾,綿密堆疊的音階和速度,象徵著夢裡時間的改變。愛是情感所沈溺而不可自拔的深淵,想要逃離,又忍不住趨近。Peggy獨有的階梯式旋律,兼顧流暢樂句、準確音準與縹緲情感的掌握,是這首歌在演唱技巧上的一大挑戰。必須投入極致的專注,運用了細膩的呼吸變化,情感上卻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徹底被催眠的靈魂,在意識與潛意識、光亮與黑影的交界處遊蕩。跟隨著Peggy歌聲裡的輕巧搖鈴,走進迷霧中的你,會被這首歌催眠嗎?

《時間博物館》/ 輕搖擺民謠
由旺福小民編曲,宇宙人小玉和聲,旺福小民驚嘆:「回顧所有編過的歌曲中前三名難編的都是Peggy的歌,編她的歌之前都要先去安太歲!」這絕對是一首充滿了真摯友誼的關愛與備受祝福的歌曲。Peggy在這首歌裡,對於「時間」的概念有非常生動的描寫:抽象的時間,幾乎像是一個具體存在的人物,他穿戴著打有領結的西裝,嚴肅又幽默地站在一座厚重的大門前微笑。迎來遺忘的,送走記得的,留得住的,留不住的,都在這座名為「時間」的博物館裡。前奏響起的計時器齒輪聲,在間奏時變身成老電影的機械過帶聲,遊蕩的指針,一次又一次地返回鐘面的整點。我們都是沾滿刮痕的老底片,被格放在生命的螢幕上,成為時間博物館裡最珍貴的收藏。

《圓舞曲》— 獻給你心中 從未真正長大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