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Pitchfork:以66歲的質感,彰顯風格高雅、嗓音憂愁且契合年歲的新作
The Economist :令人捉摸不定的鮑伊,整張專輯充滿向上的搖滾力道
◎ 睽違十年Glam Rock宗師,結合眾樂派大成,2013年再現搖滾變色龍精華之作
◎ 長期合作搭檔Tony Visconti再度攜手;豪華盤收錄首支蒼白極簡之英國金榜Top6單曲〈Where Are We Now?〉及三首獨佔新作
◎ 對應1977年經典專輯《Heroes》封面意象,英國知名平面設計師Jonathan Barnbrook操刀再現「古今柏林」為全輯視覺風格定調

他之所以不朽,是因為他給的夢是有機體,在你我身上衍生,而他是提供無限想像的太空母體。

1972,David Bowie製造出來的虛擬人物Ziggy Stardust,根本性改變了音樂統治的疆域,《大衛鮑伊與來自火星的人 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以雌雄同體的太空搖滾樂手末日登陸地球,為孩童改造新世界,卻又被其所殺,宛如宗教的詩篇,亦成為當時衛道者的在背芒刺,該張是搖滾史上最成功的專輯之一,解構了人體形貌,Bowie去蕪存菁、極其俐落的狂暴美學,一刀劃過人聲雜沓,在偽善中給了人終極平靜。

這只是剛開始,我們看到他非固定脈絡地經營自己,從1969年的鄉村搖滾、1971年《Hunky Dory》寫下華麗搖滾的高標,之後自組多個樂團,創造多位虛擬人物、為經典小說《1984》啟發創做另張經典《Diamond Dogs》,他在1977年為柏林冷戰所譜之歌〈Heroes〉成為跨世代少年的麥田之歌,歌詞譜寫:「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呼應2013年先發單曲〈Where Are We Now?〉中唱道:「The Moment You Know, You Know, You Know」,把世界唱進老朽,他那鋒利的口吻仍純真如昔,這張不改他多變路數,藍調、爵士與民謠、龐克齊發,鏗鏘有力的Vocal遊走各曲風,〈Dirty Boys〉小喇叭幽魂醉步,電吉他如荒野飆客,空掃世間狼藉。Bowie的歌聲仍充滿攻擊力,〈The Stars (Are Out Tonight)〉,如剝落世道金粉一樣,鋼弦吉他狂風勁道中,Bowie的歌詞如斯唯美憔悴,一曲冥王為生者跳的晚安舞,歡慶人類從醉生到夢死。

〈Love Is Lost〉噪音樂句中唱著人們貪新浮誇,粗猛顆粒咳出歲月的塵灰,警世意味濃厚,〈Where Are We Now?〉蒼白極簡的樂句,生途悠悠,哪裡不是客居?這哲學層次,又將他拉到巨人的視野。如今的他從心所欲,各器樂如借風使刃,〈You Feel So Lonely You Could Die〉壯盛合聲揭開序幕,美夢與神經質相互依存,肥美四溢的幽暗。整張以疾風劍客精準的慢,刺向時代的快速水腫的樣貌。

大師回朝,以當年目光炯炯,把今日死水唱出驚濤駭浪,他曾似妖成魔,對抗世界將人標籤化的層層羅網,如今,他從時代影子裡走出新生,在暗水裡撈月,如在淺塘邊呼喚座頭鯨,他哪是魔王?他竟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