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吳克群 Kenji Wu
《你說 我聽著呢》I am listening
社會影音小說專輯 第一部
8/7 溫暖獻映


吳克群深思沈澱多年後,
於2018年底開始策劃籌備,
2019年五月展開《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
從一個很簡單的想法:「這社會那麼多人在說,又有誰靜下來認真聽」作為起點
吳克群不斷探索一個又一個讓他著迷並關心的社會議題
面對面真實而直率地深入訪談了近百人
並於訪問影片釋出後,參考網友的互動與回應,搭配訪談內容
即時寫下了《後勁》、《我和被愛保持距離》、《我不要一個人在樓道裡唱歌》、《咁有風在吹》、《時間等過誰》、《摩擦》、《天命》、《洛希極限》等八首與當代社會強烈互動的深刻音樂創作

然而,所有計劃都是一連串變化的開始
吳克群身為《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的總創意策劃
從方案策劃、找尋主題、到洽談訪問人選到寫下創作
不論發想、規劃、討論、製作到完成
參與了幾乎每一個環節,包括後期製作,經常親自到剪輯室進行討論、修片,沒日沒夜地投身其中
但由於全球政經動盪不安,甚至因為Covid-19 疫情必須停擺計畫
原本預計花一年完成的《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首部曲
最後花了近兩年的時間才終於走到終點

在這樣充滿變動與挫折的過程中,吳克群不但不氣餒
反而在聽完每個主題說出的話,寫下每個主題專屬的歌曲後
不斷回頭找到初衷,不斷以截然不同的心態邁出下一步
思考更深更廣的問題、嘗試全新的音樂元素、找到與時代脈動的呼吸

吳克群說:「即時訪問與即時創作,隨時都在改變自己的想法與觀察,隨時都在找尋新的答案,我在過往的創作中,從來沒有感受到像這張專輯一樣,如此貼近社會、人群與時代的呼吸。」
而吳克群近兩年來的改變與找尋,
也終於寫下一張專屬這個時代的,充滿深刻意義的音樂作品

在說了無數的話,也聽了無數的話之後
吳克群發現
不論問了多少問題,不論聽到多少說法
我們永遠沒辦法為每一個疑惑找到答案
但傾聽、思考、理解、認同、改變,都是力量
這些力量有一天會帶著我們找到心中獨一無二的答案,不再疑惑

吳克群也坦言,在策劃這個影音小說計劃的過程中
做音樂已經不僅僅是在音樂本身,而是透過去探訪每個主題、與每個人進行交談、思考的過程,去探索世界與人生
而音樂是他探索這個世界的一環,但沒有想到,也因此豐富了整個音樂的視野和內容

《你說 我聽著呢》

第一部 2020 / 08 問世
第二部 即將啟程




關於《你說 我聽著呢》

當手機響起時,你期待的是誰的訊息?
當手機安靜時,你是否彷彿孤單一人,漂浮在由數位跟電波組成的虛擬大海中,浪來浪走,感覺身邊的人都在前進,只有你一個人被留在原地?

這也許是史上最寂寞的時代,
我們都想前進,卻不知該往哪裡去;
都想找到什麼,卻不知道在找什麼。

一句話、一個訊息、一段影片、一首歌…
每天我們抓住零碎的資訊,感受跟時代快速同步的脈動,
卻找不到一個溫暖的擁抱,找不到通往心中的道路,
找不到一個可以安心說話的地方。

《你說 我聽著呢》是創作歌手吳克群於 2019 展開的一連串社會影音小說計畫,從一個又一個孤寂社會的獨特議題開始,展開一連串聲音、影像、網絡互動、歌詞創作、社會思索的過程,期望能用真實串連起人生故事,用故事化作一首首音樂創作,用音樂撫慰每一顆受傷的心。這是一個實驗的開端,也是一個反思的過程,我們相信,冰冷的網路讓我們距離很近,實則遙遠,而溫暖的情感,卻能讓看似遙遠的我們並肩關懷,對彼此說一句:「你說,我聽著呢」。







出道二十年不懈怠 創意王吳克群 創作概念突破代表作!
《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專輯 全新嘗試再突破
包辦音樂影像製作 盼為社會開啟深度思考與對話

今年是吳克群出道第二十年,作為一個擁有無數經典歌曲,能寫、能唱、能演、能導,作品領域風格多元、數量累積驚人的全方位藝人,個性積極樂於接受挑戰的吳克群並沒有因此滿足,他從未停止思考自身的更多可能性,社會責任感強烈的他,一直希望作品能與聽眾有更多連結,並且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2016年在記者會上哽咽放下麥克風離去的吳克群,2019年選擇同樣在記者會上拾起了麥克風,除了宣布加盟何樂音樂,更宣告展開構思已久的《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

在《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中,吳克群再度展開全新的嘗試突破自己、突破框架,他透過訪談社會上不同族群,去碰觸了許多以往難以涉及的領域、深入反思從未考慮過的議題,再將這些收穫化為一首首歌曲、一支支影像。本計畫以同名單曲作為濫觴,緊接著陸續發行了分別探討八個不同主題的八首單曲、MV,以及數十支相關影片。這些歌曲以音樂為骨幹,探討社會議題為血肉,由吳克群先行發想主題後,尋找合適的人選進行深度訪談,再譜寫成歌曲,甚至可能因為訪談對象對歌曲的回饋再為歌曲作調整,創作方式跳脫傳統窠臼,創意王吳克群不斷依照當下狀況改變操作模式,整個計畫非常創新、有機,。訪談的過程拍攝剪輯為短片,讓觀眾能有更多機會對該主題進行思考,而吳克群在空中飛人般忙碌的通告生活中,不僅包辦本專輯的詞曲創作、音樂製作,影片的訪談、發想、剪輯編導等工作亦親力親為,讓人不禁佩服他的體力與毅力。











音樂能量無極限!吳克群不惜成本跋山涉水求作品完美呈現
與年輕創意團隊合作 跳脫舊思維讓更多故事被看見

《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可以說是吳克群「里程數最高的作品」。吳克群在滿檔的通告中,以空中飛人的姿態完成了多支音樂錄影帶與數十支訪談影片的拍攝,足跡踏遍各大都市、郊區的山上與海邊,《摩擦》更赴主角龐麥郎的家鄉陝西農村進行訪談、《丁達爾的光》則有呼和浩特優秀民族音樂組合Jangaa,風塵僕僕扛著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統樂器前往北京錄音。親自擔任製作人的吳克群,更親赴英國創作、編曲、錄音、混音,製作不惜砸下重本,也要達成心中的理想模樣。本專輯由吳克群與老戰友奧斯卡共同製作、江鎮宇參與多首歌曲的作曲與編曲,陳建良、Tina、許哲佩亦共同參與,此外,還邀請到了吳克群在創作營認識的年輕英國籍製作人Jacob Attwooll 參與編曲。《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不僅累積里程數突破天際,在音樂面也再度交出許多不同以往的突破與嘗試,除了跨國合作外,亦有現代音色與少數民族傳統樂器的交融的《丁達爾的光》,與饒舌歌手那吾克熱合作的《天命》開啟了吳克群的嶄新風格、《後勁》則以80年代復古電子聲響為基底,混合Future Bass 元素,創造了熱血動感的樂音。
創意發想上,本專輯特別請到了「只要有人社群顧問」創意行銷團隊合作,曾獲多個社群營銷大獎、有許多優秀作品的他們,與吳克群、何樂音樂一起腦力激盪,在多次會議中彼此碰撞出非常多精彩有趣的火花,在《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的第二首單曲《後勁》與發片主打《洛希極限》都可以看到他們充滿活力、天馬行空的年輕想像,不僅增加了與聽眾的互動,也讓這個充滿意義的計劃以及許多該被看見的故事,被更多人看到。














真情流露本色呈現 數十支訪談影片支支掏心交心
吳克群完整參與所有環節製作 嚴格為作品把關

《後勁》透過與王建民的對談看見頂尖運動員即使身處低谷仍對於夢想執著,即使只剩5%的傷癒機會依然堅持到底;《我和被愛保持距離》探討新時代職業女性面臨的現況,當紅女星賈靜雯與超級經紀人楊天真一邊品嚐美酒、一邊吐露心聲;《我不要一個人在樓道裡唱歌》講述偶像與粉絲間緊密依存的正向關係,更暖心將歌曲送給五位歌壇後輩高嘉朗、彭楚粵、李鑫一、陸思恆、張遠;歷經了錐心的喪母之痛後,吳克群開始更深刻地感知時間,對時間有了與以往不同的體悟,而有了《時間等過誰》,在與知名暢銷作家唐家三少年的談話中,吳克群流下了釋然的淚水;《咁有風在吹》則訪問了憂鬱症患者,希望透過音樂,溫柔理解有憂鬱傾向或深受身心疾病所苦的聽眾與其陪伴者,成為一股撫慰的力量;《天命》以知名籃球選手——林書豪艱辛的生涯與不懈的奮鬥為歌曲主軸;《摩擦》以數年前因自創洗腦神曲爆紅的歌手龐麥郎的故事出發,談論自卑與在大城市追逐夢想的寂寞;發片主打單曲則是透過吳克群對當今社會的觀察,並且訪談兩對結褵四十年、從一而終,至今仍鶼鰈情深的老夫老妻、三位對愛情觀念有不同想法的年輕素人男女,了解兩個族群的想法與生活後,譜寫出《洛希極限》這首探討現代速食愛情關係的歌曲。
2020年,全球因Covid-19疫情受到極大的影響,不僅是日常,許多人重大的人生計畫也面臨不得不被迫中斷或取消的困境。吳克群在《你說 我聽著呢》社會影音小說計畫進行間遇到此一狀況,工作與生活亦受到不少影響,但他依舊堅持與夥伴持續不斷地創作、發行新的歌曲以及影像作品,參與所有環節,盼望聽眾在日常遭逢意外變化的時刻,仍然能與他一同持續吸收思考並成長,時時刻刻將自己維持在最好的狀態。












頂尖攝影師胡世山、金獎平面設計師吳建龍加持
炙熱豔陽下赤足荒地拍攝 吳克群見成品大呼:非常值得!
數位發行了八波單曲之後,吳克群將這些故事集結成冊,透過實體專輯無法取代的溫潤手感,在冷漠的數位時代貼近人心。經過多次提案、討論後,最終以「映射」作為貫穿全專輯的主要概念。攝影由作品充滿獨特細膩人文情感的業界攝影大師胡世山-山哥掌鏡、設計則由甫入圍今年金曲獎最佳裝幀獎兩項提名,作品風格大膽新穎的新銳設計師吳建龍操刀,兩人雖然手上案子都相當多,工作近乎滿檔,但都二話不說答應了本次的合作,其中攝影師山哥正是吳克群2015年《數星星的人》專輯攝影師,遠赴冰島、英國進行拍攝,培養了絕佳的默契與信任!專輯的模樣在初期討論階段就已經讓工作團隊充滿期待!
拍攝團隊多次辛苦奔波找點、勘景,最後敲定拍攝地點位於西部濱海公路旁的砂石場、有著風力發電機組的沙灘,以及遠在苗栗的濕地,可以想見拍攝環境不僅風大、充滿沙塵,並不舒適,別說妝髮更衣空間,連找洗手間都很困難。拍攝日天公作美,天氣相當炎熱,然而吳克群與整個團隊無一人喊苦,齊心為了作品一同熱血努力,順利完成了辛苦的拍攝,吳克群本人看到成品後更是大呼「一切的辛苦都值得」!




















專輯設計裡外隱藏巧思 匠心獨具設計各種映射方式
暗喻對人類與社會的反思 待聽眾一一體會、親手實驗

專輯設計以「映射」作為主要概念,封面上,吳克群手持「鏡子」映出另一個吳克群,帶著這面透明鏡子,聽眾也可以尋找自己內心的風景。專輯內的銀箔則可以反射出所有曲名,最後並映照出觀者本人,就像是看完所有故事後的自省。封底更是以一片如世界末日般的荒涼景色,象徵後疫情時代對生命和人文的反思。
外殼利用了透明塑膠印刷與其後所映出風景的巧妙關係,為專輯概念與實際應用延伸出無數的思考與可能性。聽眾除了可以帶著克群手中的鏡子找尋自己想看到的世界外,也會注意到在封底的透明方框上,有著與世界末日場景呼應的手寫痕跡,如果將這痕跡放到陽光下映照、放大,會發現一段段深具情感的手寫文字。透過這樣仔細觀察並找尋的方式才能發現,就像每個人乍看都過著正常而規律的生活,但有許多心中的感受,是需要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細細觀察才能夠被看見。
封底以黑底白字印出陪克群走過八段主題訪談的歌名,而最後一首歌,同時也是唯一一首沒有搭配訪問的創作《丁達爾的光》,述說克群在經歷八段訪問後,深感許多人的心思也許需要在細膩的光照耀下才能被看見聽見,也呼應著設計上這一個獨特的設計,細膩印出的白色手寫字,在光的照應下才能與黑色的印刷字一樣清晰,象徵不論是能坦然展現出來的正面情感,或是深藏在內心不容易說出的痛苦感受,透過細膩的光一樣都能夠被看見、被聽見。














《你說 我聽著呢》I am listening 專輯曲目

01.後勁 Stamina
02.你說我聽著呢 I am listening
03.洛希極限 Roche Limit
04.摩擦 Bone on Bone
05.時間等過誰 Time Waits for No One
06.咁有風在吹 Who Has Seen the Wind ?
07.天命 God’s Plan, My Path
08.我和被愛保持距離 I’m Fine
09.我不要一個人在樓道裡唱歌 There‘s Got to be Someone
10.丁達爾的光 Light of Tyndall
11.後勁(合唱版)Stamina (Chorus Version)













《你說 我聽著呢》I am listening 數位單曲封面


這首歌不想多談生活中那些譁眾取寵的絢爛
只盼能道出 低谷中那轉瞬即逝的微光
這張專輯也是如此
低谷中的微光 給了我們晶視生命的機會
當我們迷路了 還能望向兒時的遠方
——《後勁》

《後勁》這首歌的創作整整花費吳克群兩個月才完成。他以「後勁」的精神出發,訪談了王建民等運動員,不斷來回思索、探討、深入這一份近乎執著的熱情。他發現在運動員身上特別容易找到相似的堅毅特質。當運動員全力投注於比賽中時,很容易因為各種意外而受傷、或遭受失敗與挫折,幾乎每一個頂尖的運動員,都擁有堅定的意志與不放棄的毅力,在一次次挫折後,再一次次站起來。
《後勁》特地前往倫敦製作錄音,以80 retro 復古電子為基底,混合 Future Bass 元素,創造了從來沒有人聽過的全新吳克群音樂風格,令人驚豔不已!MV則邀請到知名導演胡瑞財執導,導演與吳克群共同發想了充滿熱血與感動的故事。從一位跑者在破曉時分出發開始,走過了街道、巷弄、老社區、鐵道邊,朝著棒球場中受到挫折的少棒選手前進。不知不覺,越來越多一樣在夢想的道路上前進、感同身受的各行各業人們也加入跑步的行列。直到跑者用堅毅的眼神帶領群眾跑進球場後,才發現一直奮力奔跑著的這名跑者,竟是早就失去一隻腳的身障跑者。MV 中,王建民、吳克群、少棒選手與身障跑者的畫面,彷彿互相呼應般,一起為每一個在夢想上努力的人們守候、打氣。因為受傷被救了 13 次,最後毅然決然截肢的身障跑者簡子祥,用他人生的「後勁」,成為了鐵人三項的選手。 MV 中的每一位夢想群眾,也都是真實在自己領域中堅持追逐著夢想的人們,他們經歷挫折與低潮卻不曾放棄,在汗水與淚水中磕磕碰碰走到自己的舞台。拍攝 M當天,吳克群也花了許多時間與來自不同領域的13位參與者進行深入訪談,討論在一路上遭遇的困難、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堅持到今天,以及最重要的「你的後勁是什麼?」
MV從清晨四點開拍,直到隔天凌晨十二點半收工,長達20多個小時的馬拉松式拍攝還包含了大量的跑步鏡頭,讓 MV 劇組都直呼「累慘了!」。但在拍攝的最後,棒球場的場燈熄滅,眾人一起在投手丘向上仰望滿天星空,彷彿就像吳克群在歌詞中訴說的一般,當你真心投入熱愛的事物時,就算生命曾一度失去光芒,也能找回仰望星空的願望。

《我和被愛保持距離》
寫過幾首情歌
就天真的以為自己
了解女性 了解愛情
原來我像個可笑又初來乍到的園丁
在愛與被愛的花園裡 還有太多值得探尋的瑰麗
謝謝 妳

社會對不同身份的人總有各種既定期待與要求,而對於職業女性的期待與要求則似乎特別地矛盾—— 工作狀況不夠理想的女性,容易被貼上「花瓶」的標籤訕笑;工作表現優越的女性,則會開始被檢討感情狀況、家庭生活,若能夠堅強地完成上述所有期待,接下來還必須維持「女性的從容優雅」,必須美麗溫柔。彷彿做得再多,只要身份是女性,就難以停止旁人的惡意,或強或弱都是箭靶,於是職業女性們下了班回到家自我療傷後,隔天只能藏著未癒的傷疤,再繼續打卡進行無止盡的攻防。
本單曲探討新時代職業女性面臨的現況,於是特別找來了當紅女星賈靜雯、超級經紀人楊天真進行訪談。吳克群試著設身處地以女性的角度去了解她們的感受,她們總能夠以鏗鏘有力並且饒富哲理的金句回應,充滿了堅定的自信。然而,她們也透露出在看似堅硬的鎧甲背後,仍有柔軟與難處。就如同歌詞中寫到的「早就學會藏起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反正誰都以為我有鎧甲 不是嗎」。
MV由賈靜雯擔綱演出,在前置會議中即是所有人心中女主角不二人選的她,甫摘下影后殊榮,實力備受肯定、人氣居高不下,家庭生活亦為外界稱羨,與三位女兒、先生感情甜蜜。許多人都相當好奇,究竟要維持多強大的精神力、付出多少日夜的努力,才能如此完美?吳克群還更想關注的是,究竟要如何能夠如此「懂得愛與被愛的距離」?在拍攝後訪談的過程中,賈靜雯提出一個很重要的核心想法:「要思考如何被愛?要先學會怎麼去愛人。當學會怎麼愛人之後,才會知道該如何被愛。」她用這樣發人省思的想法,闡明了愛與被愛之間的距離,也豐富了這首歌的深刻意涵。 MV由同樣為女性身份的陳虹任導演執導,自拍攝短片與電視影集出身的她,對於場景與鏡頭情緒的掌握非常細膩,碰上演出精準到位的賈靜雯,可說是一拍即合,幾乎所有鏡頭都只拍攝一次就捕捉到美麗且充滿張力的畫面。深刻理解女性心理的導演,將女性在生活和職場上一次次受傷淌血的感受具象化,完成了充滿暴力美學的驚豔作品。


《我不要一個人在樓道裡唱歌》
寫給五個在追夢路上弟弟的歌
卻意外喚醒了我寫《吳克群》時的心境 我們都好怕自己的歌聲將永遠困在破舊的宿舍裡 樓道裡
卻沒想到當時的恐懼將成為現在自己喚回熱情的鑰匙
這長長的樓道 真是奇妙的閉環
願你的宿舍或樓道裡 藏著勇氣

高嘉朗、彭楚粵、李鑫一、陸思恆、張遠,被觀眾們認為是「創造營」偶像男團比賽的最大遺珠,擁有過人的才氣、實力以及努力,最終卻沒能在節目中脫穎而出,他們與粉絲們都難掩失落。在與吳克群的對談中,他們娓娓道出了自己的故事與讓自己堅持到今天的價值觀。其實偶像們和到大城市追夢的青年沒有什麽不同,他們也會跌倒、會受傷、會想放棄,吳克群相信每位為夢想拚搏過、努力過的人,都能在他們的故事裏看見自己。
高嘉朗在人生低谷中因為一首John Mayer的歌曲而決定前往北京,這一去就是人生最拮据的兩年,但他仍然希望自己也能夠寫出一首拯救或是改變誰的生命的歌曲。彭楚粵曾經歷過校園與網路霸凌,但他仍努力踏出來,在舞台上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李鑫一原本是學生運動員,直到十七歲才知道自己會唱歌,卻只能躲在宿舍樓梯間唱歌,現在他再也不想回到樓梯間了。陸思恆和朋友一起到城市打拚第四年,這幾年來每年都會收到朋友們放棄夢想收拾行李老家的消息,但他說「舞台這道門打開了,就很難再關上了」。張遠出道12年來從沒有自己一人在台上唱歌過,認為自己已經錯過了很多時光,有抑鬱的傾向,在低潮中常常覺得自己不配得到大家的愛,而不願意辜負父母和粉絲,是他堅持下去的理由…。
身為前輩的吳克群可以說是最能體會這些後輩心酸的人。現在看似事業有成的他,初出茅廬時也曾經歷四年沒有收入的低潮期,因此他格外珍惜一路以來支持自己的粉絲,同時希望能盡一己之力提攜優秀的後輩。吳克群在訪談中了解到,也許是一瞬間在舞台上的炙熱眼神,也許是顆劃破天際的高音,也許是與人為善的暖男性格,讓粉絲深深為偶像著迷,開始了不求回報的付出。吳克群也發現,粉絲給偶像的鼓勵,其實也是在對自己喊話,告訴自己要努力去做自己喜愛的事,就像自己的偶像為了熱愛的舞台不顧一切一般。許多人在追星時有了目標和寄託,於是有了正向的改變,漸漸度過人生的關卡。


人生很長,在你丟失之前都很長;人生很短,在你開始告別之後就很短。
時間很長,在與你相遇之前都很長;時間很短,在你學會再見之後就很短。
《時間等過誰》?

與母親感情要好的吳克群,2018年歷經了錐心的喪母之痛,開始更深刻地感知時間,並對於時間有了與以往不同的體悟。吳克群與團隊找來了多位不同世代、身份的男女群眾,了解對他們來說「時間」的意義。聽了他們的故事後,吳克群更邀請與他有相似經歷的知名人氣作家-唐家三少進行更深度的交心談話。年輕時的唐家三少和吳克群相同,隨著一部部作品的累積,認為「作品就是自己的時間」,時間的存在於成就面前顯得不那麼重要,不是限制,也不被留心。年輕氣盛的他們,只想抓住所有想要的東西,追逐理想的路上甚至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直到身邊最珍惜的人倒下了、生命開始倒數了、離開了,才終於發現時間是再多成就也無法喚回的。
吳克群悉心照顧並陪伴著生病的母親,沒想到她卻在以為病情即將好轉時意外惡化,並在吳克群自工作現場趕回的路途中失去意識,來不及和吳克群說上一句話就溘然離世;唐家三少的妻子則是在支持著他從默默無聞一路奮鬥成為知名作家,並且有了愛的結晶後罹病過世。對他們來說,原本彷彿長到用不盡的時間,在學會再見之後就突然變得很短。談話中,吳克群問了「若能夠有24小時的時間回到過去,最想回到什麼時候?」這樣的問題。
吳克群一直非常想知道母親最後有什麼話想對他說,因此他希望能回到母親失去意識前,再和她聊聊天。唐家三少給出的答案則是「希望能夠回到妻子最快樂的時候」,他告訴吳克群,他母親最後想說的無非就是希望孩子能夠一切都好,他們同樣都不忍讓摯愛再次痛苦,因此若能夠回到過去,希望吳克群也能和他一樣,選擇回到摯愛最健康快樂的時刻,再陪伴她們一次。聽到唐家三少這席話,吳克群在鏡頭前流下了釋然的淚水,彷彿可以放下遺憾和悔恨,帶著母親最美好地樣子繼續往前。談話的最後,吳克群將〈時間等過誰〉歌詞中的「人生很長 在你丟失之前都很長」、「人生很短 在你開始告別之後就很短」再加上了「人生很短,但你讓我明白了時間並不短」這樣的註解。


《咁有風在吹》? 微風 • 靜靜 • 陪伴

吳克群在《你說 我聽著呢》影片計畫中,邀集三位憂鬱症患者一同探討各階段的治療過程與感受後,深有所感而寫下的一首希望能帶來撫慰與療癒感受的歌曲。他認為,有時候不多說的陪伴,才是最溫柔的支持。就像看著身邊的人掉下眼淚,輕輕問一句「你為什麼哭了呢?」當對方回答「因為有風在吹」時,就陪他一起感受這陣風。為什麼忍不住掉下眼淚?有時原因說不出口、有時答案並不重要,只希望這首僅以吉他伴奏短短的二分卅秒的歌曲,能在聽眾內心混亂或痛苦的時候,帶來一陣溫暖微風,擁抱每個受傷的靈魂,告訴他們:即使讓眼淚流下也沒有關係,有我陪著你,你並不孤單。
吳克群深感到許多人心理所承受的壓力與痛苦,並不亞於身體罹患疾病時所遭受的煎熬,但因不容易表達也無法外顯,讓其他人難以理解,甚至對身心疾病有所誤解或偏見。2020 年憂鬱症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疾病,僅次於心血管疾病,更甚於愛滋病,但了解、陪伴和接納身心狀況,對社會大眾而言仍是條漫漫長路。於是在全球因為疫情而處於極度焦慮之時,只希望這首歌曲,能用短短兩分卅秒的時間,帶給聽眾一絲陪伴與慰藉,在漫漫長夜不再孤單害怕。
吳克群身邊有許多親友為身心疾病所苦,因此他曾大量閱讀與大腦、情緒、各種精神疾病有關的書籍與影片,對這個議題十分關心。身為陪伴者的他雖然無法完全感同身受,但一直希望能藉由音樂創作的能量,陪伴所有承受痛苦的心靈,也陪著更多陪伴者一同度過這段不容易的時刻。吳克群找來了創作歌手謝震廷、藝術創作者安琪、身兼作家與導演等多重身份的H進行了深度訪談,最後將自身的陪伴經驗、訪談得到的收穫,化為療癒的歌曲與影像,吳克群更在歌詞中更隱藏了許多引自文學與藝術領域的暗喻等待聽眾挖掘,期盼能夠帶來更多思考的機會。吳克群不僅填詞譜曲,更親自擔任MV導演,希望觀眾能在畫面中得到療癒與平靜,因此特別選了風景優美的新山夢湖作為拍攝場景。特別的是MV中並沒有有聲的台詞對白,兩位演員僅以手語溝通,除了考驗演員的演技外,更能表現出身心疾病患者有時有許多想法與心情可能無處宣洩,或者不知道該如何宣洩的窒息感,讓人不禁動容落淚。


什麼是 《天命》
怎麼算 公平
如何論 成敗

《天命》以曾在全球創造驚人「林來瘋」風潮、獲選《時代雜誌》全球百大風雲人物的知名籃球選手——林書豪艱辛的生涯與不懈的奮鬥為歌曲主軸。這次,兩人在球場上促膝進行深度訪談。吳克群結合近年來深刻的人生體驗,再攜手烏魯木齊實力派新銳嘻哈說唱歌手——那吾克熱一同創作,創造出吳克群音樂作品中少見的饒舌熱血曲風,堅定地為世界寫下了深刻的《天命》信仰。
看似風光與成功的全球知名籃球選手林書豪,經歷多年的職業生涯不斷奮戰後,曾在公開談話中流著男兒淚說道「有句話說『當你已經跌到谷底,唯一的方向就是往上爬』,但是對我來說,這谷底卻好像越變越深,自由球員市場對我來說很艱難,好像NBA已經放棄我了」。黃皮膚亞裔球員的身份,讓林書豪在NBA生涯中受盡不公平的對待,八年多來不斷累積的艱辛,讓原本樂觀正向、不容易難過的他感到疲憊。而吳克群認為,一般人只願讓別人看見虛幻的光鮮亮麗,但林書豪願意真誠分享自己的苦痛、艱辛甚至淚水感悟,才是真正的英雄,正是這些低潮堆疊出了人生的厚度。
林書豪的一生都在面對比別人更多的歧視、訕笑、懷疑,然而他卻選擇不抱怨,只做好自己份內的事,不去擔心不能控制的事。他選擇繼續切入、繼續上籃、繼續開心打球,繼續做好自己。選擇打球對他來說,就像是一般人選擇步入婚姻、養育小孩—— 很難、很辛苦,但同時也非常值得,當人們熱愛某個人事物,辛苦與值得這兩個感受會是並行的。吳克群也在訪談中也感同身受地和林書豪分享了自己對電影的夢想與經驗,在夢想的路上遭遇困難時,吳克群也曾覺得人生很難,也因追逐電影的夢想而失去了許多珍貴的東西,但他從不後悔,對他來說,拍電影就如林書豪說的,像生出自己的孩子一樣,雖然辛苦,但非常值得。


我們的一生說過很多次謝謝
但 你有哭著說過謝謝嗎?

在歧視的迴圈裡
往往嘲笑我們夢想的 也是教我們要有夢想的同一群人

我不禁想問

沒那個命做不一樣的煙花
難道我們就該
放棄《摩擦》……

2014年,龐麥郎憑著《我的滑板鞋》一曲而聲名大噪,這首歌在網路上快速瘋傳,成為當代最火紅的洗腦神曲,但網路上的評論、電視新聞卻多不是稱讚,而是對於歌曲與演唱者排山倒海而來的種種訕笑怒罵,龐麥郎不僅唱功與作品遭到無情批評,許多個人隱私資料被踢爆造假,甚至有人找到了龐麥郎的老家擅自拍攝影片,而吳克群則是在看到了一支在網路上流傳的演出影片被觸動。影片中的龐麥郎在露天宴席中演出,但滿滿的賓客似乎大多都將他當作空氣。演出結束後龐麥郎用麥克風邊哭邊嘶吼出了好幾次的「謝謝」,依舊沒有任何掌聲。吳克群邀請了多位與龐麥郎經歷相似,自地方城鎮、鄉村到大城市努力打拚的素人現身說法,並親自走訪龐麥郎位於純樸農村的老家,最後將這些故事填詞譜曲,寫成《摩擦》這首歌曲。
在吳克群的訪談中,提到音樂時,龐麥郎的臉上散發著光彩,然而談及負評時,龐麥郎則數度面有難色欲言又止,但他選擇不怪罪這些傷害他的人。關於是否自卑的話題,他也始終沒有給出答案。他不願真正向外人敞開心扉,徬彿當真正的自己攤在陽光下時,就不會得到喜愛。這樣的他,一直十分努力希望讓自己能夠看起來與都市人相同,想成為一個「有檔次」的人,即使將所有負評都看在了眼裡,龐麥郎仍然相信自己。有沒有才華是他人給的定義,他知道自己十年來在夢想路上有了進步,那就足夠。
《摩擦》的英文歌名別具巧思, Bone on Bone原本是指人的骨與骨之間沒有軟骨或其他組織抗震、潤滑的情況,一般只出現在練習量及意志力都超出常人的運動員-例如馬拉松選手,是唯有真正有耐力、意志堅定的人身上才看得到的現象。金曲設計師吳建龍在了解《摩擦》的創作背景後,特地找來許多朋友提供了大量手寫字,冷硬的筆觸填滿畫面,壓迫了人像,就像龐麥郎在網路上被眾網友輕蔑嘲笑,但困在這些文字中的他卻仍然執著地抬著頭,維持著困獸猶鬥的姿態。

逾越了洛希極限
你我終將被靜靜的撕裂
像土星的指戒
《洛希極限》

「洛希極限」(Roche limit)為一天文學名詞,指兩個天體因重力作用彼此牽制而能夠穩定運轉的最短距離。一旦超過這個距離,質量小的一方將被撕裂成碎片……常用於行星和環繞它的衛星。《洛希極限》透過吳克群對當今社會的觀察,並且訪談兩對結褵四十年、從一而終,至今仍鶼鰈情深的老夫老妻、三位對愛情觀念有不同想法的年輕素人男女,了解兩個族群的想法與生活後,譜寫出《洛希極限》這首探討現代速食愛情關係的歌曲。
現代人對於愛情的想法已不若從前單一保守,認識異性、聯繫感情的管道五花八門,然而這樣自由便利的代價則是讓一切更加難以捉摸——愛情來得快,同樣地也更加難以長久;尋找伴侶講求效率與直覺,但卻可能喪失了深入相處的機會。建立關係的方式、詮釋愛情的作法演變出千萬種不同樣貌,如宇宙般浩瀚,讓人迷失方向,甚至「約炮」這樣的行為也越來越普遍。無關是非對錯,但「愛情速食化」的確是不可否認的現象。在科技冷漠的現代,人們害怕一旦靠得太近會讓自己受到傷害,因此難以走向長相廝守的故事,《洛希極限》這首歌曲想告訴聽眾的是,若願意冒險奮力跨過安全距離的極限,也許能夠換來一輩子的陪伴。歌名標準字設計特意讓字體筆劃中的線與線間幾乎沒有碰觸,而是靠近到看似相連才能辨識出文字,這樣精準的距離平衡,呼應了洛希極限的概念。
MV特別請到了資深名導比爾賈掌鏡,導演不惜製作成本,端出了搭景、爆破、造雨、吊鋼絲、後期特效的大全餐,還重金出動了高速機械攝影手臂,搭配了迷幻的調色tone調,完美呈現了老者回憶中年輕醉人的激情愛慾拉扯,最後再拉回長久廝守的平凡美好。先前就曾合作過的吳克群與比爾賈導演在片場合作發揮無比的默契,拍攝中亦進行著討論與碰撞,而比爾賈導演力求細緻完美,MV從一早上工,紮實地連續拍攝到了第二天天亮,而第二天正巧是導演夫人徐佳瑩的生日,吳克群還特地拍攝了一段小影片向徐佳瑩致意,感謝她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讓比爾賈導演為觀眾拍攝美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