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關門之後 (Last Order)

Lyricist: 鄭宜農    Composer: 鄭宜農

幾個字等於幽默 對你來說 何時變得那麼從容
笑出來不算罪過 你一邊說一邊展現最華麗的面容

當然你一直默默在保護著 近乎偏執的樸拙
於是也就不再願意把它裸露在這片喧嘩之中

啊 有什麼遺憾 啊 為什麼傷感
難道是驚覺所有的話說出來都是徒然

啊 怎不醉不歡 啊 怎怕被看穿
難道是驚覺所有的愛只能用模仿來換

幾個字就能帶過 對誰來說 都是種溫柔
順流而下 下去何方 你還記得什麼

啊 有什麼遺憾 啊 為什麼傷感
難道是驚覺所有的話說出來都是徒然

啊 怎不醉不歡 啊 怎怕被看穿
難道是驚覺所有的愛只能用模仿來換

啊 有什麼遺憾 啊 為什麼傷感
啊 怎不醉不歡 啊 怎怕被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