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離人

Lyricist: 鄭中庸 / 永邦    Composer: 永邦 / 梁學凌

編曲:陳飛午

飛機慢慢掠過了我的夢
載走了你的承諾 震耳欲聾
迷迭的燭火釋放了迷惑
淚水滲出緊閉雙眸

我發現我的神經不再屬於我
缺氧的腦袋不能支配雙手
分解的基因 重組了以後
流失血液的執著 注入了無動於衷

愛 我承受被支離的痛
無從埋怨罪魁禍首
思念是一種絕症
偏偏拖很久
你還說有一天也許你會回頭
為什麼 我已失去判斷的成熟

心 我背負被定罪的錯
想丟掉卻頻頻回首
自由是一種折磨 被寂寞上鎖
這城市已住進太多像我的人
支離殘破 我像著了心魔

我發現我的神經不再屬於我
缺氧的腦袋不能支配雙手
分解的基因 重組了以後
流失血液的執著 注入了無動於衷

愛 我承受被支離的痛
無從埋怨罪魁禍首
思念是一種絕症
偏偏拖很久
你還說有一天也許你會回頭
為什麼 我已失去判斷的成熟

心 我背負被定罪的錯
想丟掉卻頻頻回首
自由是一種折磨
被寂寞上鎖
這城市已住進太多像我的人
支離殘破 我像著了心魔

幾百年以後 愛的軌道脫離地球
心是用來存活 再也不需要交流
只要一個口令就有一個動作
從此以後 誰都不必再為誰負荷

飛機慢慢掠過了我的夢
載走了你的承諾 震耳欲聾
迷迭的燭火釋放了迷惑
淚水滲出緊閉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