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憂

Lyricist: 何啟弘    Composer: 李浩榮

娘生兒連心肉 兒行千里母擔憂
兒想娘親難叩首 娘想兒來淚雙流

雪 冰封了二月的枝頭
團圓聲此起彼落
她 窩在蕭瑟的胡同
憑一件舊棉襖來過冬

她 覆滿了皺紋的雙手
將我肩上積雪拂走
當 仰望著模糊的輪廓
是我童年裡取暖的火

舊棉襖的陳年斑駁
像媽媽的眉頭深鎖
風霜的歲月經過
熟悉的背影依舊

舊棉襖被寒風刺破
媽媽還是給我笑容
她說再怎麼冷用針線補過的痕跡 暖和

娘生兒連心肉 兒行千里母擔憂
兒想娘親難叩首 娘想兒來淚雙流

她 濃濃的鄉音身世中
經過幾番災難風波
淚 總是在我眼前結凍
從容的走過春夏秋冬

舊棉襖的陳年斑駁
像媽媽的眉頭深鎖
風霜的歲月經過
熟悉的背影依舊

舊棉襖被寒風刺破
媽媽還是給我笑容
她說再怎麼冷用針線補過的痕跡 暖和

舊棉襖的陳年斑駁
像媽媽的眉頭深鎖
風霜的歲月經過
熟悉的背影依舊

舊棉襖被寒風刺破
媽媽還是給我笑容
她說再怎麼冷用針線補過的痕跡 暖和

想念那一場雪在她銀色白髮上 飄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