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置可否

Lyricist: 深白色 陳沒    Composer: 深白色

你說有我這種酒肉朋友好難得
我微微笑 但不置可否
我說也奇怪有的事情就你懂得
你微微笑 但不置可否
你說為什麼真愛不能說真話呢
我微微笑 但不置可否
習慣你不置可否 我也不置可否
我們在等待什麼

明明就忍不住想回眸
我敢賭你也在門口等我揮手
多少心照不宣的邂逅
擦肩而過在那裡等待一個果陀

明明不只是朋友
為什麼喝了酒才算是朋友
我的有的沒有的憂愁近乎全裸
全世界好像也只有你懂
只有你懂


你說她予取予求自以為是天后
我微微笑 但不置可否
我說他吻我額頭應該代表什麼
你微微笑 但不置可否
你說愛是殺手當朋友還比較久
我微微笑 但不置可否
因為你不置可否 所以不置可否
我們在考驗什麼

明明就忍不住想回眸
我敢賭你也在門口等我揮手
多少心照不宣的邂逅
擦肩而過 在那裡等待一個果陀

明明不只是朋友
為什麼喝了酒才算是朋友
我的有的沒有的憂愁 近乎全裸
全世界好像也只有你懂